战疫情|非常时期油气企业在行动(二)

时间:2020-03-23 14:11 来源:石油与装备微信号 作者:songxinyuan 点击:
疫情对国际油价的影响较小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石油市场和国际油价有什么影响?今年的国际油价走向如何?疫情当前,行业企业如何应对所面临的挑战?针对这些行业热点问题,由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陈新华博士主持,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朝全,浙江海牛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润民,隆众资讯副总经理兼首席战略官、《图解原油期货》作者闫建涛等嘉宾共同参与的直播会议为行业做出了相关解答。本次直播会议由cippe北京石油展组委会主办,《石油与装备》、《立方石油》两大媒体战略支持。
 
问:疫情对国际油价产生哪些影响
 
刘朝全:这次疫情,在疫情期间对国际油价产生了较大负面影响。总体是量价齐跌。在油价方面,2019年BRENT的平均价格是64美元/桶,疫情期间,曾两次跌破55美元/桶,极限下跌约9.5美元/桶,下跌极差与均值比,为15%。但与历史上四次油价暴跌相比,它远远算不上最严重的,无需恐慌。下面介绍下历史上的油价下跌时刻。
 
第一次是1986-1989年的油价暴跌。从1979年的伊朗革命以来,油价快速冲到30多美元,持续了几年时间。但到1986年1月初,WTI为25-26美元/桶,到2月初,降为17;三月初降到12,3月底10.42,价格跌去60%!当时以沙特为主的OPEC只想扩大市场份额,结果越产得多,油价越下跌。
 
第二次是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油价下跌。1997年7月初,从泰国开始,油价从反映有起伏,但总体上从11月开始,滞后了四个月,连续走低。从月初的WTI 为21美元/桶,下降到98年12月10日不足11美元,跌去近50%。到99年3月份站稳15美元以上,并逐步攀升。第三次是2008年-2009次贷危机。始于2007年美国的房地产泡沫产生的次贷危机,进一步引发了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油价暴跌。2008年WTI均价99.7美元/桶,跌至年度最低价格30.3美元,下降了70%!
 
最近的一次是2014-2016年的油价暴跌。始于美国页岩油气革命、非OPEC不减产(俄罗斯克里米亚危机不得不大量出口石油),石油市场严重失衡;OPEC先不减产,直到2017年实施减产,使油价从2014、2015、2016三连降,2014年WTI均价93.2美元/桶,2016年最低为26.2美元/桶。下降了70%以上!
 
闫建涛:这次疫情对油价有着很深刻的影响。对油价的影响,地缘政治没做到的事情,这次疫情做到了。2019年9月,无人机袭击沙特石油设施,油价暴涨后迅速暴跌,油价之后一直没有缓过来,涨幅远远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回顾2019年,发生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地缘政治事件,而2019年的油价基本上低于2018年的油价均线。同样,2020年1月,美国和伊朗互相袭击,也没有能把油价一路推上去。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包括地缘政治、需求、库存、供应、天然气和天然气液的竞争、能源化工行业的格局变化。就地缘政治因素而言,市场价格越来越多地过度反应地缘政治因素,同时市场对地缘政治事件产生了审美疲劳。需要强调的是,地缘政治因素始终在那儿,历史上来看,受各种原因的影响,平均每天都会有200万桶左右的产量从市场上消失,理论上来说,某个地缘政治事件造成200万桶/日的减产,对油价影响不大。为什么油价对疫情的反应要比对地缘政治更强烈,主要因为油价自身免疫系统紊乱,出现了很多问题。疫情之所以影响大,也是因为发生在全球石油需求增长已经减速的大背景下。最近很多机构把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调低到90万桶/日,即使今天石油需求也是不错的,问题是石油需求增速在下降,限制了油价的恢复。
 
朱润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仅对国际原油价格形成了影响,而且影响到了相关机构对国际原油价格的预期。跨国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发布的分析报告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能对国际原油价格形成约3美元/桶的影响;摩根大通表示,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演变到2002~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的状况,可能会导致原油价格下跌5美元/桶。
 
事实上,一个半多世纪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变化无时无刻不受到自然的、社会的、政治的等各类短期事件的影响,但始终没能脱离人类活动内在动力驱动的规律性变化的“缰绳”,即始终摆脱不了“短期价格剧烈震荡,中期价格具有周期性,远期价格呈上涨趋势”的基本特点。无论如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影响,只会停留在“短期价格”的剧烈波动程度层面。
 
:国际油价未来走势如何?
 
刘朝全:随着疫情的结束,国际油价将很快恢复原有轨迹;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在今年1月份的行业报告发布会上,石油市场所的王婧女士判断,2020年的BRENT均价,在60-65美元/桶区间。在基本面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国家十三五的目标没有变、2020年的任务没有变,三大攻坚任务没有变),所以,疫情结束后的剩余时间里,我个人认为国际油价将回复到这个区间。总体看,今年的国际油价,将高于2016、2017年,但低于2018和2019年。考虑到恢复期的系统惯性(大系统震荡收敛)、恢复有延迟等原因,如果要给出一个值的话,2020年全年BRENT均价,我个人的估值区间是57-64美元/桶。
 
闫建涛:影响石油市场的因素众多,有成百上千种因素。在《图解原油期货》一书中,总结归纳了影响国际油价的九大因素,包括(1)市场供需基本面的平衡、(2)贸易的平衡、(3)生产经营的平衡、(4)金融市场的平衡、(5)宏观、市场情绪、心理因素、(6)能源替代竞争、可持续发展和制高点、(7)季节性和天气因素、(8)政策、地缘政治的平衡以及(9)任何石油冲击、意外、黑天鹅事件,包括这次的疫情。油价的形成机制是市场不断寻求均衡点的过程。在任一时点上,油价是所有九大影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不要过分夸大某一因素的作用。综合来说,市场对油价的看法,近期油价是上涨趋势。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WTI年均价格,2020年为55.7美元,2021年为62美元。
 
朱润民:自从1861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走势有三个显著的特点:短期价格剧烈震荡、中期价格具有周期性、长期价格上涨。1863~1872年,油价持续10年高位运行,之后直至1974年才突破此间的高点,历时百余年。在此期间,1920年确立了一个中期高点,直至1973年才得以突破。1979~1985年确认了一个新的中期高点,之后直至2004年才得以再次突破。这个特点到现在为止,历经160多年的历史还没有进行改变。对于油价未来走势,今年的平均油价WTI应该是围绕60美元上下波动,极限区间应该在60上下波动5个美元。年内的日结算价最低可能触及45,最高可能触及70,这个是极端情形。在2027年,油价会重新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高点。我定义的是油价的新一个周期,不是从2016年的低位上涨,应该说是从历史上的一个年度平均价的高点开始进入新一个周期,WTI油价大概是100美元左右。
 
问:行业企业如何应对当前疫情与行情挑战?
 
闫建涛:上海钢联/隆众资讯与几家相关机构最近调研了能源化工企业。调研结果显示,复工情况整体比较好。目前各企业积极恢复生产,开工率也在逐步提升,企业的出货情况稳步提升。并采取一些管理应对措施,减少在运营中受到的负面影响。企业普遍面临的主要挑战或者目前企业的担心包括产品的市场需求不足、需求不足导致订单量减少、销售量和营业收入减少、仓储物流运输不畅、人员到岗受限、产能恢复速度慢、企业开工率或生产经营饱和度低、原料供应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库存压力较大、成本和资金压力大。
 
企业复工后疫情防控有两个主要难点:人员、物资流动带来的风险以及防疫耗材不足,由此带来的运营风险。对2020年经营形势,企业基本都做好了“过冬”的心理准备。针对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初步建议包括受访企业希望得到来自中央和所在地政府更多的阶段性扶持、受访企业希望得到金融方面的倾斜支持以缓解资金链压力、受访企业希望逐步改善仓储运输环境以及企业复工与恢复运营后的人员流动管控。
 
同时,企业如何应对,初步建议包括上下游企业加强沟通以保障商品高效供应与配送、坚持生产自救以提高现金流管理效率、快速响应政府工作部署和反馈实际情况及困难以及充分利用好各种政策和金融工具。最后,大家目前宅在家里或者窝在办公室里,有机会静下心更多地考虑行业企业市场的基本问题。比如,中国油气供需影响力都很大,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如何做好基本功,采取切实有效地举措,有效地提升中国企业影响力和市场定价权,这些基本问题都是值得大家静下心来研究分析。
 
刘朝全:企业不是孤立的,一是国家在疫情后会出台很多恢复经济的刺激政策,包括加大投资、放宽贷款、减税降负,尤其是对民营企业,要求国企尽量不要欠民企的钱,不能欠农民工的钱,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要用好用足。二是企业自身要努力,在目前面临的困难中,千困难万困难,没有钱是第一难,熬不过寒冬就会死掉。在三、四月份,资金会非常紧张,大企业也是如此。我判断这次疫情过后,应对不善的企业,会有些破产,今年的收购、重组,会比去年多。怎样把根留住?企业自身的现金流不能断裂,其中,部分应付款考虑展期,对员工的工资,可能也要在这个特殊时期考虑延迟支付,必要的时候,减薪、裁员,都可能是不得不面临的选择。三是企业之间要抱团取暖。对于与自己企业重大相关的企业,不管上游、下游,一定要相互支持。呆板的丁是丁卯是卯,容易导致唇亡齿寒。
 
朱润民:要提前做好准备,要给自己留有余料。应对疫情实际上就相当于我必须要有选择空间,所以给自己留有余料,在资金方面,在产能建设方面,甚至在员工的工作进度等各方面的安排,我们都希望给自己留有预料,这个是我们做战略的前提。当前。员工和企业只有抱团渡过危机才能共同发展。假如企业垮了,对老板和员工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说在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如何去把公司的困难分解一下,让它的生命力更强。
 
陈新华:三位专家就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油价影响、国际油价未来走向,疫情下油气企业如何应对困境这三个话题做了非常好的梳理,并给出一些非常好的一些建议。这里我想强调他们提出的重要一点,就是要关注并吃透政府出台的扶持政策。疫情发生后,中央政府很早就出台了扶持政策,商务部、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多个部委都出台了新的政策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渡过难关。还有很多的地方政府,包括省、市,甚至一些开发区也出台了许多扶持政策与措施。困境中的企业要把政府的这些政策措施研究透,用足用好。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