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光明院士:为国探油七十年(中)

时间:2020-05-11 10:43 来源:石油与装备杂志


接到去玉门的命令后,翟光明又开始等车,这次他搭的是带顶棚的车。经过漫长的旅途,终于到了祁连山下的玉门油矿。他放下竹条箱子,就去了人事处。接待的同志不知来者何人,翟光明赶紧递上了介绍信。看罢,把他领到一间小房子里,说你就在这吧。翟光明独处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看四周冷冷清清,也没人来介绍情况。原来油矿冬季不生产,天气暖了才开工。1953年3月9号,这个日子他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早上听到了苏联领袖斯大林逝世的消息。这天,人事处的同志来找他填表。能填的都填了,职务一栏不知填什么。初来时是实习员,刚转为技术员,没领导职务。他刚要问技术员是职务吗?那同志说你要填“地质师”。一听这话,翟光明吃了一惊。后来他才知晓,西管局通知到油矿,指定翟光明为地质师。这下工资涨了,待遇也高了,意外惊喜啊。激动之余,他更感到了康世恩局长的嘉勉之意。

临别前,康局长的嘱托还在耳畔:现在我们只有一个老君庙油田不行啊,要研究如何把它开发好的同时,找到第二个老君庙。对玉门油矿整体地质情况要摸清、管理好。想到此,翟光明暗暗下定了决心。玉门油矿管理局的局长是杨拯民,他同时还兼任西管局第一副局长。杨拯民是杨虎城将军之子,此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荔军分区司令员。他作风严厉,要求严格,批评起干部来毫不留情。可对新来的这位年轻的地质师,却温和有加。他要翟光明当主任负责组建油田地质室。地质室成立后,翟光明立即着手对整个油田全部油井进行全面摸排,各种基础资料登记造册。

一天,杨拯民局长叫来翟光明问道:你这么多天看得怎么样了?他汇报说:通过地层对比分析,我们发现祁连山前麓地层重复错动,那里的盆地极有可能蕴藏油气。杨局长听了很高兴。对地质室的新发现,有人还不认可。几十年后祁连山前麓盆地开发了十几个小油田,证明了当年的大发现。当年老君庙维持产量已经很困难了,此时来了两位著名的苏联地质学家。一位是特拉菲木克通讯院士,一位是列宁格勒石油地质开发研究院院长西玛克夫。他们叫翟光明报告油井情况后,想把苏联油田的边缘注水方法应用于玉门油矿。在实施过程中,翟光明负责储量计算和注水方案的注水井井位确定,组织编制和执行了玉门油田的第一个注水开发方案。在研究实施方案时,油矿地质学家翁文波、西管局勘探处陈贲、油矿地质师童宪章、黄箭谦也参加了讨论。油井注水开发,有效的保持了较高的产量,这是注水工艺在我国油田的首次应用。

1956年6月,翟光明被石油部选送前往苏联进行为期8个月的考察、访问学习。赴苏学习期间,翟光明负责调研了解苏联油气勘探开发现状和石油科研机构及人员配置情况,考察了苏联的多数大油气田。他在考察总结报告中提出了借鉴苏联有关经验,加强我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加快成立正规研究机构的建议和设想。1957年回国后,翟光明被选调到石油部勘探司。他离开玉门油矿的时候,玉门油矿的年产量已经上升到200万吨。1958年11月,石油工业部采纳了翟光明的建议,石油科学研究院在北京成。

中南海“居仁堂会议”六十年后唯一的见证人

翟光明来时,石油工业部才成立一年多,部长李聚奎,副部长康世恩。地质勘探司司长唐克,总地质师陈贲,总工程师姜福志,他任地质室负责人。那时石油部还没有现在这座办公大楼,成立就是在后来化工部使用多年的那座办公楼。3个月后,他开始参与了全国的油气勘探规划、部署工作。一年后,他又亲历了新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今,翟光明已是这一历史唯一的见证人。

1958年2月13日, 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制定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举国上下都投入在热火朝天的“大跃进”中。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钢铁原煤产量都大大超额完成了“一五”计划原定的指标。要求原油是201万吨,而实际只完成了145万吨,石油工业部是唯一没有完成国家计划的工业部门。而在这点石油产量中,有一半还是油页岩经过蒸馏后提炼出的人造石油。因此,在石油系统内部就有是优先搞天然油还是人造油之争,专家各说各的理,互不相让。

时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正分管石油工业,为此事他夜不成寐。前不久,邓小平在四川调研期间,为深入了解石油勘探形势,从成都打电话到北京,要石油工业部和地质部派专人到成都向他汇报四川石油勘探进展。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康世恩和地质部副部长何长工接到通知,立刻飞赴成都。康世恩向邓小平汇报了四川隆昌气矿天然气生产情况、川北江油钻探情况以及川中构造找油情况,何长工汇报了川中岳池地质钻探情况。由于四川总的勘探进展不理想,中央对此不满意,邓小平要求回北京后再听一次石油工业部更加深入细致的汇报。

康世恩副部长立刻给李聚奎部长打了电话。开国上将李聚奎是3年前石油部成立时的首任部长,领导指挥没的说,但不大懂石油技术。他把准备工作落实到了部勘探司。一天,唐克司长叫翟光明,没说谁听汇报,就布置他负责汇报材料,并要他与石油勘探院老专家汪纲道一起准备。汇报材料主要是全国石油勘探开发情况,特别是石油勘探的战略方向和部署意见。唐克对翟光明详细布置了汇报要点,应准备的各项资料数据以及各种勘探开发图件,包括数据统计和资料汇总,特别提出要翟光明手工绘制出盆地图件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当时油气勘探八大盆地的地质构造图,包括了准噶尔、塔里木、吐鲁番、酒泉、鄂尔多斯、松辽、苏北、华北(环渤海)盆地以及滇黔桂地区,体现了当时油气区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的现状。为了向中央领导汇报说清楚我们的家底,地质图、构造图、剖面图、生产曲线、重点井勘探进展图都要一一绘出。时间很紧,不知哪会儿来通知,唐司长加班加点,翟光明、汪纲道和有关同志通宵奋战,连春节都没休息。2月26日,节后各单位刚上班,石油部就接到国务院办公厅正式通知:27日到中南海向邓小平同志汇报。当天夜里,翟光明既兴奋又紧张,怎么都睡不着。

27日是正月初十,节日气氛尚浓,朔风凛冽。天色才蒙蒙亮,翟光明就到了部机关。那天,司长唐克以及翟光明、王纲道同车,早早就进中南海北门来到居仁堂。李聚奎部长的车,紧接其后。居仁堂会议室没有装修过,简陋破旧,也没有任何摆设。屋子中间摆着一排会议桌,两边各有十多把木质软椅。翟光明抱着大捆的地质构造图、地理位置图,却找不到悬挂的地方。还好,他们带了绳子,就将地质图件用绳子挂在两个大柱子之间。翟光明作为汇报人员中年龄最小的,第一次见中央领导,心里怦怦直跳。

不一会儿,邓小平率三位领导一起来了。那时收音机很稀少,电视机更是凤毛麟角,普通人家根本不知电视机为何物,也就无从知晓领导形象。翟光明只认识邓总书记,不知其他领导是谁。当天会议后,他才唐司长嘴里,得知吊着一支空袖筒者为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余秋里,另两位是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贾步彬和国家经委副主任孙志远。半月前的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已经任命余秋里为石油工业部部长,与李聚奎部长对换岗位。余部长这些天一直忙于在总后交代工作,这次汇报以后才正式到石油工业部上任。因此,石油部机关的普通干部当时还不知道中央有关石油部长的决定,包括年轻的翟光明。显然,余秋里部长的到来是邓总书记的刻意安排,实际上也是部长岗位的非正式交接。

翟光明还记得:当时大家落座,没有寒暄客套,相互也不介绍,直接开会,他负责会议记录。李聚奎首先介绍石油工业的总形势和基本情况,他的胸音很重,语气染上了沉重的色彩。石油部在“一五”期间有克拉玛依油田的开发,抚顺几个炼油厂的投产,虽成绩斐然却仍然赶不上新中国建设的需要。李聚奎讲完后,由唐克做进一步详细的汇报。他汇报了几个盆地的石油勘探开发形势和目前的状况,主要是玉门、克拉玛依、独山子、冷湖、延长以及其它地区的勘探开发情况。邓小平头发剪得很短,特别精神,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听得很仔细,不时插话。他两肘一直搁在椅子的扶手上,双手抱在胸前,只在插话打手势或吸烟时才分开。

唐克汇报后,邓小平转过头来对余秋里说道:“秋里同志,你说说你的想法吧!该讲的我都讲了,这会子轮到你了!就看你的喽!”余秋里讲话了,却只讲了一句:“人造石油与天然石油两条腿走路,立足于天然石油;开发西部石油与开发东部石油并举,立足于开发东部油田。”汇报进行了两个上午。次日结束前,邓小平的讲话讲了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有两点:一是明确提出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要天然油和人造油并举,以天然油为主。他说石油工业怎样发展,我看是两条腿走路。人造油是要搞的,并且下决心搞,但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从长远看,当然要靠天然油;二是指出,我国东部地区经济比较发达,石油消费和炼油厂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石油勘探要选择突击方向,石油勘探的重点,要从西部地区转移到东部地区。

汇报结束时,邓小平同志和石油部的同志一一握手。回到机关,翟光明顾不上吃饭,立即根据记录立即把总书记的插话和指示,整理成文报送部领导。很快,办公厅以密件形式在部机关进行了传达。这次居仁堂会议,是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点。60多年后的今天,翟光明回忆起中南海那次会议,仍激动不已。在当时石油工业面临诸多困扰的情况下,邓小平同志的讲话无疑是站在战略的高度,为石油工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对于我国石油勘探的战略东移,以及后来大庆油田的发现和历次石油大会战,都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自此以后,东部普查勘探工作全面展开,为不久之后发现世界级的大庆油田铺平了道路。(未完)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