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光明院士:为国探油七十年(下)

时间:2020-06-16 17:20 来源:石油与装备杂志 作者:康胜利

今年,是大庆油田60年华诞。对新中国60年来的每次石油大会战,翟光明无不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松辽石油会战是中国石油工业历史上最重要、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松基三井原油在1959年9月26日喷射而出,标志着大庆油田的发现。然而,松基3井背后的故事,却鲜有人知。翟光明那时是勘探司地质室主任,全程参与了松辽盆地勘探部署和松基3井的确定。翟光明还记得,1959年春节前,在松辽的石油钻井队的领导送来了资料,请示对松基三井井位进行确定。1959年大年三十,康世恩副部长开始召集开会。与会者的整个春节,是在会议室里度过的。会议需要的地质图,翟光明自己绘制不完,还找同事来加班。松辽石油勘探局局长李荆和、总地质师张文昭,勘探司地质室负责人翟光明,石油研究院总工程师翁文波、总地质师余伯良等都来了,连临时来汇报工作的玉门油矿地质师杜博民也被叫来参会。

康世恩不停地吸着烟提问,还叫到了翟光明。翟光明年轻,尽管有点紧张,还是大胆地谈出了自己的见解。翟光明说完,见康世恩点了点头。 “根据各种分析和大家的意见,松基三井的井位可以定了。”会议结束那天,康世恩了拍板。 大庆油田会战后,他获得了“大庆油田发现有突出贡献的工作者”奖励。

接着是华北石油会战。大庆油田拿下后,勘探队伍下一步进军何方?为此,康世恩主持部党组开会,初步确定了勘探队伍进关的3个地方。一是山东东营地区 ;二是天津的北大港地区;三是下辽河盆地。经中央批准,在天津以南、山东东营以北的渤海湾地区,开展华北石油会战。华北盆地是燕山以南、河南太康以北、太行山以东、渤海以西的大片地区。历史把契机给了华北盆地,三地都在里边。从地质部打的“华一井”到石油部的“华八井”,历经5年,坎坷曲折。

1961年地质部在北大港以南打 “华五井”时,天然气喷了。他们通知了石油部,翟光明立刻奔赴现场。到那里一看风平浪静,没有啊。他们说确实喷了。翟光明取岩屑发现,也没见到油气显示。此后不久,石油部打出了“华八井”,可抽取原油,接着又打的“营二井”,喷得厉害,每天自喷油可达600立方。翟光明兴奋得立即乘火车往那里赶。在张店下了火车,天空下着大雨,公路成了泥塘,来接的同志劝他明天再走,他坚持无论如何也要连夜赶去。在这口井,翟光明看到了饱含石油的砂岩层。不久部里开电话会议,康世恩主持,余秋里参加,由在井场的翟光明现场报告情况。余秋里部长亲自看了岩芯,更加信心满满。会后,石油部决定勘探队伍主攻山东。石油部组建了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康世恩亲自任指挥,并亲自点将翟光明为总地质师。由于“营二井”1962年9月23日自喷达到全国日产最高的油井,为纪念这一日子,华北石油会战山东探区始称“九二三厂”。翌年,在胜利村附近发现了胜坨油田,借此将山东境内油田改称“胜利油田”。

作为总地质师,翟光明经常要向余部长直接做汇报。翟光明组织了多位专家,各负其责,对地质勘探精雕细刻,成绩斐然。翟光明建议对胜坨油田一口井提前打开试油,相信日产应在千吨以上。部党组同意了这一建议。结果是日产1100吨,连续喷了一个月,直到被关住。按照惯例,砂岩层日产几百吨都罕见。这下,可把余部长高兴坏了。他在电话里对翟光明说:“你们干得好。我要请客!”不久翟光明回京,余部长真的在秦老胡同家里,请吃涮羊肉。

渤海湾胜利、大港油田的发现之前,1964年,翟光明曾经在东营凹陷、黄骅凹陷部署实施了几条剖面工作,这非常重要,为搞清这两个探区凹陷结构、层序和成藏模式奠定了基础。在港5井发现、胜利油田展开会战后,翟光明又投入到辽河石油会战。大庆石油会战后,辽河地区就被石油部纳入视线。这里也是地质部队伍先上的,直到打到辽八井,也未见油气显示。石油部接手后也按地质部的做法在东部打井,结果也不理想。当时大庆油田仍剩余着大批钻井队,部里提出要开辟辽河。翟光明给大庆打电话,请他们立即开始收集资料,组织钻探人马,准备下辽河。

辽河的地质情况出奇复杂,地质专家比喻它是“摔碎的破盘子,又被人踢了一脚”。大庆的地质队、钻井队、试油队在工会主席佟晓光带领下到来后,与翟光明会合。翟光明认为:地质部此前打井虽未出油气显示,但资料具有价值,含有生油层信息。他认为应转移到盆地北部高处打井,于是就开打兴1井。1969年9月的一天,轰隆一声,井打喷了。这口井,就成了辽河油田的发现井。康世恩把翟光明和开发司副司长闵豫叫到自己家中,问除兴隆台外,周围储量还有没有?翟光明说从地质上推断,辽河能有10亿吨。后来,这里搞到了10多亿吨。再后来,辽河成了我国第三大油田。

20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石油探明储量和产量出现了增速放缓、接替资源潜力不足的趋势,亟待开拓新的勘探方向和新的领域。1986年4月,石油部召开全国勘探会议。会议讨论时翟光明提出了开展“科学探索井”的建议。他说:由于我国地质情况复杂,应该找新的有利地区进行勘探。如果在久攻不破的地区、或条件很好但资料不全的地区打一口井做工作,补充认识,就会有突破。这样的探区,有19个,就有了19口井。当时参会的同志纷纷赞许,在座的王涛部长和一位周姓副部长商量了一下,便对翟光明言道:“这项建议很好。由于探区勘探的研究力量薄弱,你的研究院从各地调了不少人才,倒不如由你们院来担当这个任务”。对翟光明来做,他们放心。如此一来,原本的建议,落实到了自己的头上。

回到院里,翟光明召集会议进行传达,并组建了由他任组长、胡见义、于炳忠任副组长的科学探索井领导小组。“科学探索井”是一项全新的尝试,在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困难情况下,他们开始在全国摸底,包括鄂尔多斯、吐鲁番、渤海湾、冀东、胜利、酒泉、山西、云贵川、冀中、塔里木等地,先排出18口井,再从中排选更有利、有希望的10口。结果先后在多个盆地取得重大突破,不仅找到了大批油气接替资源,还发现了新的油气田。

翟光明组织打的第一口科学探索井是吐鲁番盆地西部的“台参1井”。当时部里有权威专家持不同意他的决策,但翟光明坚持不打“退堂鼓”。根据自己的研究和实践,他尊重权威但不迷信权威。在当地勘察途中,他曾看到维族老乡雇佣两个小伙子人工打井,不深就可以用水桶捞油,靠卖油发家致富了呢。

这口井的目的层是二叠系,设计井深4800米。钻到距目的层300米时卡了钻,就此打住。在前期的测井过程中,没有得到显示层的液体。中途测试结果竟为干层。翟光明认为这与曾见到的油气显示相矛盾。为揭开地层真相,他提出了“精雕细刻、点滴不漏”的原则,要求立即重新测试和解释。地下的情况看不见摸不着,这个“金娃娃”藏得也真隐蔽。但是,最后还是让翟光明和科技人员给抱出来了。1989年凌晨,钻井历时达一年半的“台参1井”,石油终于喷出了大地。由此。宣告了台北油田、也就是当今吐哈油田的发现。

接着,翟光明把第二口“科学探索井”井位锁定在鄂尔多斯盆地。盆地南部是一望无际、世界上最大的的黄土塬,北部则是四顾茫茫的大沙漠,地震勘探难度极大。多年前石油队伍在这里曾根据翟光明“5条大剖面”的提议,打出了侏罗纪的第一口油井,就是今日长庆的马岭油田。这个油田的发现,开启了鄂尔多斯盆地油气大开发的序幕。 这次,翟光明与长庆油田共商,确定了科学探索井“陕参1井”在陕北的井位。

1988年初, “陕参1井”开钻的隆隆声响起。10个月后,“陕参1井”钻进到下古生界奥陶系顶部时,发现了气层特征,但测试没有油气显示。12月3日晚上,一股强大的天然气气流挣脱了大地的束缚,喷涌而出,霎时映红了天空。咆哮出世的气龙,证实了向来不被人们看好的奥陶系,不仅有天然气层,而且还是高产气层。不久石油部在陕北开展了天然气大会战,又很快把气龙先后牵到了首都北京等地。“陕参1井”大获成功后,翟光明和许多人都觉得十分庆幸。如果不坚持中途测试,这口井的重要成果就可能被错过,陕北大气田或许会与我们擦肩而过。

在科学探索井工程中,翟光明先后组织、参与论证实施的还有高参1井、楚参1井、五参1井、英科1井、高科1井、冷科1井、郝科1井等,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多年来,翟光明发表《中国的前陆盆地与油气聚集》等大量文章和著作,综合研究分析,提出了15个前陆盆地和10个古隆起,在勘探实践中逐步取得了重大突破和发现。1978年,翟光明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此后的多年里又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石油工业有突出贡献科技专家奖章”等诸多荣誉。他曾先后组织实施了两次全国油气资源评价,还作为首席科学家参与国土资源部实施的全国第三轮油气资源评价。

1995 年,翟光明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离开一线岗位,他一如既往,心系石油,对此翟老的多年的一位同事说:“近70年,除了吃饭和睡觉,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油气勘探。”直到现在,年事已高的翟光明仍坚持每周都要到办公室工作。他远离烟酒,桌上就是一杯白开水。一日三餐,从不吃什么补药。问翟老如何保养,他笑了笑说:“什么也没有,只是饭后走走路。几十年经常在野外勘探,风里雨里,吃饭生冷不忌。看来年轻时受些苦,一点坏处都没有。前几天朋友给了这瓶补药,我想还是吃了吧,免得浪费。”说着,翟老拿出一个小瓶,写着瓶复合维生素。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