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油田基本建设的开拓者张家骐(上)

时间:2020-09-25 11:06 来源:杂志 作者:马 镇

张家骐先生诞生于五四运动前夜,就像那个时代的先进青年一样,步入社会便开启了追求科学与民主的人生。他将半个世纪的生命投身到石油工业中,为我国石油工业的腾飞贡献了全部的智慧。他是大庆会战著名的八大工程师之一,就这一个称谓便充满了神奇。
 
抗战杀敌情未了

张家骐1916年出生于河南荥阳,因地处中原腹地,军阀混战的战火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这也促使他少年时期便立下追求光明改造国家的志向。1931年夏,他考入河南省立第一高级中学,入学数日便发生九·一八事变,愈加激发他的爱国思想。1935年他考入北平辅仁大学化学系,年底爆发了震惊全国的一二·九运动。张家骐积极参加了游行活动,从此开启了他追求真理为国图强的人生。

进入1937年,日军在华北加紧进犯。北平军民群情激愤,城内城外到处是备战的景象。张家骐参加了西苑兵营的军事训练,做了上战场的准备。7月7日凌晨学员们正在进行实弹射击训练,突然从宛平方向传来枪声,卢沟桥事变爆发。训练是7月21日结束的,不久北平陷落。学校停课,张家骐无奈返回家乡荥阳。

华北渐被日军侵占,救国心切的张家骐认定宣传抗战唤起民众是青年的责任,遂主动中止了求学的计划,于1938年初到一所小学一边教学,一边参加抗日救亡活动。此时中共武装已进入晋冀豫抗战前线,张家骐在中共党员的带领下宣传抗战。他曾演过“放下你的鞭子”。一次夜晚到乡村搞宣传,教唱救亡歌曲,次日凌晨村中民兵护送他回校。他还曾向县长申请发枪参加武装,但没有被批准。这段经历影响了他的一生。

日军沿黄河西进,开封、郑州一线成为战场。张家骐开始了流亡漂泊的生活。1940年春接到西北联大原辅仁大学同窗的来信,告诉他可以继续学业,他不再犹豫,于1940年9月赴陕西城固西北大学化学系入校学习。这距他北平流亡已经过去三年,但光阴并没有白白流逝,未来的岁月他以坚定的信念开拓油田基建事业,不能不说是这段经历给予了他思想的奠基。

参加抗战的实际工作使张家骐认识到,现代战争就是拼钢铁与石油,他是学化学的,因而为国家搞石油支援抗战成为他继续学业的理想与动力。1942年,张家骐毕业后因报名晚了一步,落选玉门油矿。次年他又请托西北大学校长赖琏向玉门油矿推荐工作。不久,油矿总经理孙越崎亲笔回信,委婉告他,油矿刚刚遭受山洪的灾害,河西炼厂被冲毁,还没有恢复生产,暂时不需增加人员。虽再次求职落败,但他丝毫不气馁,于1944年春再次求助油矿炼厂的校友帮助联系工作,终获成功。

张家骐携妻子于七月中旬到汉中双石铺老君庙运输站。双石铺是油矿千里运输线由川陕公路转向西北公路的中枢站,站长李清涵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安排次日的运货车送他们赴老君庙。7月24日,他们夫妻坐上运水泥的雪佛兰卡车开始了他的石油人生。

他记住了到达老君庙的日子:1944年8月13日。
 
步入油田建设的殿堂

人生的成功常为机缘所左右,张家骐作为炼油工程师却成为油田建设奠基式的人物,源于一次炼厂的改建。

抗战时期,玉门油矿曾在美国订购一套达布斯裂炼装置,抗战胜利后,油矿将运来的部分设备建成半裂化性质的蒸馏裂炼厂。新中国成立后,虽然国民党政府败走台湾,美国公司还是按照合同将剩余设备运抵中国大陆。这套设备是当时我国唯一的一套裂化炼油装置,1950年夏,玉门矿务局决定将炼厂原有的半裂化炉改建成全裂化炉。需要说明的是,玉门油矿在抗日的战火中建设起来时,油田建设是承包给扬子公司的,自身没有油田建设队伍,抗战胜利后,油建工作交由工务组负责,直至新中国成立,所以炼厂的扩建工程队伍是临时拼凑的。
张家骐参加了改建工程会战,初作设备调配和器材供应,后又负责管线安装。改建获得极大成功,为新生的共和国石油工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张家骐因管线设计和安装工程的出色,被评为一等奖。就此,他入了油田领导人的法眼。

这年八月,玉门矿务局根据石油工业发展的需要,成立了油田建设性质的建筑厂、制砖厂、炼油新建工程队。工程队队长敖明模,副队长张家骐。江河起于溪流,这个单位实在是太小了,工作实在是太实际了,但就是这个小小的庙诞生了两位中国石油工业留史春秋的人物。其后,敖明模专事炼油工业的工程建设,张家骐专事油田开发的工程建设。
1952年11月,矿务局成立装建工程处,我国石油工业开始有了油田建设的专门机构。张家骐被任命为工程师室主任,由此迈过了专业转身的人生节点。此时,敖明模已被总局派往苏联学习,逐渐成长为炼油工程建设的领军人物。

从1953年始工程处便担负起油田所有的基建工程。张家骐担任工程主官的第一项工作是扩建蒸馏厂,下达的任务是十天完成全部工程。受命的当晚他召集相关部门联席会议,连夜编制出作业计划。第二天召开施工人员动员大会。施工中他带领技术人员创造出“管线预制法”和“同步安装塔盘”技术,大大节省了时间。经过十天十夜的奋战,施工任务完成,装置一次试车成功。

在这篇短文中笔者无法描述张家骐在施工中才华频出的细节,但在其后工作中,他在基建工程的组织能力与技术才智得到了油田上下普遍的赞赏,他所接受的任务不仅无一失误,而且高质量地完成。到1957年,新华社向世界宣布中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建成为止,玉门矿务局所建四个油田和扩建四台炼油厂,以及油气集输、储油输油、注水注气、供水供电等工程,无不渗透着张家骐的心血与智慧。

1956年2月,矿务局成立油田建设工程公司,张家骐出任第一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实践造就了张家骐,他无可争议地成为我国建国初期石油工业最好的油田基本建设领导者。
直挂云帆济沧海,张家骐要扬帆远航了。
 
初赴萨尔图

松辽平原的石油是大自然奉献给新中国最丰盛的礼物。1960年4月29日,大庆会战拉开序幕,6月1日,第一列原油便从萨尔图运出,当年生产原油200万吨。会战战果太迅猛,致使油田建设大大落后油田开发的速度。张家骐终于等来了施展人生抱负的机缘。

玉门油建公司经理欧阳义曾率五百人的队伍赴萨尔图参加会战,会战任务压得他只两个月便回玉门搬兵。调遣各单位精兵强将是会战指挥部的命令,玉门油田作为中国石油的摇篮是不能不将最棒的技术与管理干部调遣参加会战的。张家骐名至实归作为首选率队出征。

张家骐是8月13日到达会战地点萨尔图的。此时已成立会战油田建设指挥部,欧阳义任指挥兼党委书记,张家骐被任命为副指挥兼总工程师。需要说明的是,此时的年代正职均是中共党员,张家骐一直积极争取入党,但因为家庭出身问题没有批准,不过这没有影响他的会战斗志,反之更加踔厉奋发。

1960年正是新中国遭遇三年自然灾害最艰难的一年,虽然国家为保会战尽量多供应粮食,但每天的定量只够半饱,当时有个号召,叫“五两保三餐”。但饿归饿,会战的决心丝毫不变。张家骐与一线工人一起,始终高扬着拿下大油田的理想旗帜。

萨尔图草原八九月份天气温和,虽然油田开发速度快,但张家骐在玉门创造的管线预制法、油罐卷装法等多项基建技术已完全成熟,使转油站、注水站、变电站、输油管线等各个基建工程都以优异的质量完成,全无纰漏。但等进入秋寒十月,天降大雪,原油管线的输送出现了大问题。大庆原油具有三高的特点:凝固点高、含蜡量高、粘度高,降温油凝,原油无法输送。会战创业之初设备与技术都很落后,输油成了会战遇到的第一个大困难。初用原始的“点三把火”,即在井房、出油管线、分离器下各点火加热,但存在失火隐患,为防火只好发动职工现场防火。最终是两年后由北京石油大学教授张英创造的水套式加热炉解决了技术问题。

1961年初,张家骐率队承建北1-2转油站。其时北风呼啸,滴水成冰,他和职工一起住帐篷,地上铺干草,披衣而睡。大干了半个月,完成了转油站、配套装置和八千米的输油管线。为保证低温下投产成功,张家骐必须解决一个问题:八千米管线原油加温多少度输出合适?低了输不到油库便凝固,高了管道和油泵热涨可造成泄漏危险。以往国内没有这样长的大管径冬季输油记载,更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一切都需要摸索创造。他安排有经验的工人守住入库油罐测进库温度。装置启动后,张家骐将油温加到60度,油泵出口珐兰因热涨很快出现螺丝松动跑油,他早已事先安排人员守在旁边,马上拧紧螺丝排除了故障。一个小时后原油入库,油温21度,工程一次投产成功!张家骐技高胆大,充满自信,获得了宝贵的技术资料。虽如此,站在现场观察的玉门油田局长焦立人还是惊得一身冷汗,悄悄对张家骐说:“这个进罐油温不能外传啊。”(未完待续)
上一篇:我国石油产量的发展历程
下一篇:没有了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