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石化的“大乙烯”梦

时间:2020-12-15 17:40 来源:杂志 作者:宫柯
“乙烯”这个有机化学当中的物质名词对许多人来说不算生僻,但是它的广泛用途却不一定尽人皆知。如今日常生活一刻也离不开的三大化工合成产品塑料、化纤、橡胶都是用乙烯做为基础原料的延伸加工。这种两个碳与四个氢原子(C2H4)组成的有机物质结构简单神通广大,不仅能够自身联手组成称为聚乙烯的高分子化合物,还能与其他元素化合,营造出一个纷繁庞大的新材料家族。据称75%以上的化学合成品都与乙烯有着千丝万缕的相关性,是世界上目前生产量最大的化学原料,主要来自石油的深度加工。因此,乙烯被称为石油化工之母,产量的多少?品质的高低?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总体工业水平的重要标志。
 
乙烯产能的发展历程
 
20世纪80年代以前,制造乙烯所需的高超技术和复杂而又庞大的生产装置垄断在少数几个发达国家手里,我国石油化工处于相当落后的低水平发展阶段,尚无一处大型的乙烯生产基地。改革开放之初,为实现建设四个现代化强国的梦想,石油工业部的主要领导人立下宏愿“当了裤子也要引进大乙烯”。在国家财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花费外汇巨资购买了四套年产30万吨乙烯的生产装置,其中的一套落户大庆,依托充沛的油气资源,于1986年建成了大庆石化总厂,开启了大油田与大化工比翼齐飞,相映成辉的并举格局。
 
大庆石化总厂在跨入21世纪的开局之年,开始扩建第二套年产30万吨乙烯生产装置。2004年竣工投产,使乙烯的产量翻了一番,攀上了年产60万吨以上的高位线。然而,这个数字还是小巫见大巫,依然不能满足各行各业对乙烯原料的需求。2009年,在制定“十一五”规划的时候大庆市未雨绸缪,考虑到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若干问题,提出了一个“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的宏大构想。雄心勃发的扩建计划获得国务院批准,总投资128.7亿元人民币,再建一座年产60万吨乙烯装置的浩大工程,在庆祝大庆油田发现50周年的日子隆重破土开工。
 
经过前两套30万吨乙烯装置引进积累的经验,一批掌握了先进技术的优秀人才历练成熟,自主设计、独立施工、采用国产设备为主的建设工地已经难见“老外”的身影,大庆石化公司与寰宇工程公司合作研发了具有知识产权的“大型乙烯装置工业化成套技术”工艺包,建设首个国产化为主导的超大型乙烯生产装置,开创了我国圆梦大乙烯的新时代。群策群力凝聚的聪明智慧,突破了在北纬47度高寒地区冬季不能施工的禁忌,仅仅经过了19个月日以继夜的紧张施工,一座钢塔林立、管道纵横、磅礴大气的新装置拔地而起。建设速度之快、质量水平之高,再一次彰显了铁人之师无坚不摧的战斗力,刷新了又一个石化建设史上的新纪录。
 
2012年10月5日22时18分,是一个令大庆石化人无比激动而又充满期待的焦灼时刻。中期交付的60万吨乙烯生产装置开车试运行,投料一次成功的特大喜讯轰动了全国,标志着中国的石油化学工业从引进吸收跃升到弯道超车的激发轨道,百万吨大乙烯的梦想开始变为触手可及的现实。经过几个月的并车联调,2013年2月大庆石化公司的3套乙烯生产装置联合发力,合计日产量上升到3610.5吨,2015年总产量首次跨过年产百万吨门槛。此后,连续五年满负荷运行,2019年底产能达到设计标准,以128.8万吨的年产量鲤鱼跳龙门,坐上了国内收率高、能耗低、运行稳的第一把交椅。
 
大庆乙烯项目的筹建
 
当然,在大庆石化乙烯产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之时,人们也不能忘记为大庆石化建设作出贡献的老一辈前辈们。1977年,刚刚走出文化大革命阴影的中国拨乱反正,百废待兴,为使国民经济重回正轨,中共中央在大庆油田召开了7000名代表参加的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在讨论如何落实第五个五年计划,推动石油工业向现代石化联合企业目标发展的时候,时任石油化学工业部部长的康世恩鉴于大庆油田的年产量上升到了5000万吨,已建成炼油500万吨、合成氨30万吨、尿素53万吨的生产能力,剩余的油气资源还有综合利用、深度加工的巨大潜力,提议就近建设一座大型的石化厂,为国家生产急需而又短缺的关键化工原料——乙烯。这一宏伟的构想,当即得到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的赞赏和支持,会后联合向国家计划委员会呈报了立项申请。
 
为尽快抚平十年动乱造成的伤痛,解除全国人民缺食少穿的困境,1977年9月2日国务院核准了大庆乙烯工程建设立项。主管工业的李先念副总理在批复文件签署:“批准干,而且要快干,还要干好!”的郑重嘱托。设计任务书下达后,国家外贸部立即向世界知名的石油化工公司发出引进咨询,邀请国外的一批石油化工专家来华进行技术交流,为后续的商务谈判做前期准备。同时,石油化学工业部立即派出两个考察组分别奔赴西欧、日本和美国进行实地调研,为引进最先进的大型乙烯生产成套装置拟定优选方案。
 
国字号的大工程即将落户大庆,石油化学工业部部长康世恩高度重视,连发多项指示,要求承担建设任务的大庆油田领导班子:“坚决执行中央的精神大干、快干、干好;屁股要坐在油田上,继续按照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十六字方针建设化工新区;充分发挥现有企业的作用,继续搞好三脱三回收的集油流程改造,为乙烯生产提供充足的原料保障;建设乙烯工程的领导机构和施工队伍由大庆油田自行组织;各项配套工程都要引进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和设备。通过乙烯工程的建设,还要做到出经验、出人才、出产品、出效益。”意在树立一个消化吸收引进项目,快速成功达产的先进样板。
 
根据任务书提出的要求,1978年上半年首先确定了乙烯工程的建设选址,定位于油田以东卧里屯地区化肥厂以南的一片荒地。同年8月,成立了以郑耀舜任书记、崔海天任指挥的大庆乙烯会战建设指挥部,从油田各单位抽调能征惯战的施工队伍和部分业务拔尖的技术人员迅速集结。1979年8月5日开工准备就绪,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氛围中召开了“大庆30万吨乙烯工程开工动员誓师大会”。建设指挥部一声号令,数万名建设职工怀着建设石油大化工的美好憧憬破土动工。绵延十几公里的建设工地到处红旗猎猎,机声隆隆,披星戴月的日夜奋战再现了当年拿下大油田的会战场面。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完成了基建投资1.88亿元的工程量,通水、通电、通气,平整场地的“三通一平”基础工程提前竣工,进入厂区的铁路专用线和主干公路将大宗的建筑物资器材和引进的部分设备装置陆续运抵现场,总量达到4.4万吨,占到计划的84%。
 
正当大庆乙烯建设工程渐入佳境的时候,令人不安的小道消息接踵而来。风闻改革开放伊始,国家财力紧张,外汇储备不足,要压缩调整经济建设规模部分引进项目下马,大庆乙烯工程有可能列入其中。还听说一些经济界人士提出意见,批评国务院的领导人头脑发热,大把花美元从发达国家引进先进技术不符合中国国情,是借改革开放之名搞“洋跃进”急于求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祥预兆,给热火朝天的大庆乙烯建设迎头浇了一瓢冷水。
 
停建危险信息的传来
 
无风不起浪,果不其然,1980年岁尾,大庆油田接到了拔凉的通知,11月4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做出决定:大庆乙烯工程缓建。喧嚣的建设工地骤然沉寂下来,忐忑之中停工等待了两个月,又一个更揪心的消息不期而至,1981年1月14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大庆乙烯工程停止建设。紧急刹车的重大变故,令大庆乙烯建设工程指挥部措手不及,已经运到施工现场的设备、器材、仪表、试剂,物资堆积如山,如何就地妥善保管?各项施工图纸、技术资料已经下发,如何回收封存免遭散失?工程停建意味着断绝财政拨款,没有了资金来源,数万建设职工如何安置?人心浮动,困难重重,可谓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何去何从,压力山大!
 
在大庆油田党委的统筹领导下,乙烯工程建设指挥部冷静分析了形势,做出了还有希望争取复建的预判,决定“班子不变,队伍不散,做好准备,以利再战。”要求下属队伍“面向油田承揽建设工程,自主创收度过眼前的难关。”同是还要“管好设备,保证齐全,抓好培训,技术精炼,齐心协力,迎接复建。”为了稳住队伍,解决职工的收入问题,黑龙江省伸出援手暂借工程款5000万元,雪中送炭。大庆市政府按照原定计划,足额拨付了生活区的工程建设资金。大庆石油管理局一路绿灯,优先安排承建乙烯的队伍转入油田建设施工。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述举措只是救急,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积极做争取复建的论证汇报工作刻不容缓。停建期间,乙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领导班子不灰心、不泄气,他们比以往更忙碌,轮番进京向国家相关部委主动反映情况,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终于请来了国家计委和科委联合派出的专家考察团到大庆进行实地调研。由于准备充分、论据严谨,专家考察团一致认定在大庆建设30万吨乙烯工程的决策是正确的,不仅有利于大庆油气资源的综合利用,还对大庆市乃至黑龙江省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大有益处,利国利民。在多方协助的共同努力下,国家计委和经委再度对《大庆乙烯联合化工厂总体设计》概算进行审查,认为基本准确,国家计委同意呈报国务院申请复工。命悬一线的大庆30万吨乙烯建设工程出现了转机,1981年9月2日经国务院批准,停建九个月后起死回生。
 
险些夭折的大庆30万吨乙烯建设工程,借助改革开放的长风扬帆起锚。在解放思想、锐意进取的新形势下,体制机制发生了深刻变化,国家对重点投资建设的工程项目实行概算总承包管理。大庆30万吨乙烯工程建设指挥部不负众望,群策群力,上下同欲,历经5年的艰苦鏖战,首先攻克了关系到是否能够如期投产的裂解装置锅炉点火、热电厂锅炉点火、保证所有设备安全供电的“两火一电”难关。1986年4月,宣告一期工程胜利竣工,试车投产的那一刻万众瞩目,欢声雷动。大庆30万吨乙烯建设工程首开纪录,在当时引进的四套装置当中做到了第一个建成、第一个投产并且一次成功,产量、质量、品种、能耗、环保全面达标,第一个通过了国家验收,获得当时唯一的工程建设金牌,连创五个第一的业绩载入了国家建设石油大化工的光荣史册。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