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显烈--新中国炼化事业的奠基者(下)

时间:2021-06-29 17:37 来源:《石油与装备》6月 作者:马镇

1959年9月29日,共和国十年大庆的前夕,兰州兰炼炼油厂的上空盘旋着一架低空飞行的飞机,上面坐着兰炼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龙显烈。这是空军在做兰炼生产的95号航空汽油的试飞。试飞的成功令飞行员特意驾驶到兰炼上空,向兰炼员工投下一封封感谢信。
 
解国家之难
 
事情源于两个月前,余秋里部长接到聂荣臻元帅的电话,高声对他说:“如果你再拿不出航空油来,我们的战机就要停飞了!”余部长立即将任务再次压给兰炼,这是因为现代化的炼厂当年全国只兰炼一家,而且苏联援建的项目中有提炼航空油的装置。但苏联援建的项目设计的牌号分别是70号和91号,而且苏联专家断言使用玉门原油炼不出91号以上的航空油,所以试车成功后一直没有生产出合乎空军要求的航空油,聂帅不明原因,当然恼火。余部长干脆给出国庆前必须拿出产品的最后期限。担子只能落在总工程师肩上。

玉门石油粘稠度高确实不适合提炼航空油,那么新疆、大庆的如何呢?使用这两地原油成本极高,但为了获得航空油兰炼必须承受。为了降低成本,龙显烈与技术人员用玉门原油与新疆和大庆的原油混合在一起进行实验。三油混合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在国庆前终获成功,使我们的空军第一次用上中国人自己产的航空油。

但这种喜悦在暂短的时间内就消失了。1960年初,苏联背信弃义突然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封锁技术,中断器材的所有供应,使我国的经济建设骤然陷入困境。而就在这时由于苏联断供军事油品,我国空军提出紧急需要100号航空油,否则国家将有空无防。

龙显烈怀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激情接受了这个任务。

目光高远的龙显烈在兰炼正式建成开工后便着手建设了一座中央实验装置,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实验高牌号的航空汽油。这套装置是用硫酸和工业碳式硫做催化剂的,可甘肃地区没有需要的98号酸。刚建国十周年的共和国实在拿不出更多的东西给我们的科研工作者,龙显烈知道国家的难处,便带着实验团队在连防护服都缺少的情况下做实验,衣服到处是被腐蚀的大小窟窿。由于烷与烯的成分不平衡,使产品安定性不稳,龙显烈带着工人将实验产品运到东北石油三厂,加锌后再运回来加工实验。效果不好,他又设计了一个阶梯式反应器,最后带领攻关组实验氨气冷却法。一套套的方案,一次次的实验,终于提炼出合格的100号航空汽油。

就在龙显烈领导攻关100号航空汽油的同时,由于苏联对航空润滑油的断供,空军再次告急,向石油部提出生产20号航空润滑油的请求。20号航空润滑油是喷气式飞机专用油,凝固点低于零下摄氏55度,标准极高,而苏联专家也同样断言,玉门的原油粘度高,生产不了航空润滑油。现实是如果采用苏联援建的溶剂脱蜡工艺也根本无法达到20号航空润滑油的技术要求。但苏联人小看了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在龙显烈的领导下,兰炼科技攻关人员经过500多次试验后,创造出适合我国原油资源的干法尿素脱蜡新工艺,生产出各项指标全部达到国外同类油品标准的20号航空润滑油。

1963年3月,领导军队科研工作的张爱萍将军来到兰炼求援,生产战机加油的耐油胶管需要的丁腈橡胶,希望能够三个月内完成三个型号丁腈橡胶的试制。龙显烈建立的中央实验室无条件地接受了任务,组织攻关小组,在规定的时间内将试制产品交到张将军手中。

中国空军飞行员使用我们自己生产的航空汽油、航空润滑油驾驶飞机翱翔在祖国的蓝天,他说明中国的科技工作者有能力创造中国的未来。

在其后的岁月里,兰炼先后生产出航空柴油、航空煤油、舰艇润滑油、坦克机油、炮油,以及民用的电缆油、压缩机油、轧钢机油……让国际封锁中国的企图成为泡影。

这就是龙显烈梦想中的祖国。
 
龙显烈的战略

当我们为龙显烈出色完成军工任务而激动时候,其实这正是他制定的兰炼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苏联背信弃义毁合同撤专家后,他并没有因为生产陷入困境而沮丧,他见过大世面,通晓世界炼化工业的现状,苏联人的走反而让中国人有了自力更生再绘蓝图的天地。他的目标瞄准的是世界水平,他的梦想是让中国的炼化工业站立世界的潮头。

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在石油部召开的全国炼油会议上提出了“三航两剂”的发展战略目标,即以航空汽油、航空煤油、航空润滑油,催化剂、添加剂为龙头,带动兰炼的整体发展。他还提出了一个通俗而生动的口号“精耕细作,吃光榨尽”,核心内容就是将原油尽可能多地提取有用物质,百分之百地利用才好。后来这句口号成为了全国炼化工业系统的技术指导方针。

龙显烈绝不是只注重生产的人,他远大的目光认定搞炼化依靠的是科技,因此必须建立起牢靠的科研基地。他向石油部申请在兰炼成立石油炼制研究所,此时正值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经费紧张,部领导难下笔批准。于是龙显烈便跑到北京与部领导面谈,一次不行两次,至于往北京的电话更是不间断地打。他的要求很低,对部领导说,只要成立起来,生活清苦一点儿,办公条件差点儿,无妨。最后被他“磨”下来。这个厂办研究所开了共和国炼化工业的先河,为兰炼连连创造的生产奇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我们知道兰炼生产航空汽油时,实际上还需使用硅铝小球催化剂方有航空汽油的生成。这种催化剂当年只有美国、苏联几个工业大国可以生产,我国只能从苏联进口。现在苏联卡我们的脖子,我们只有自己动手方能摆脱别国的控制,生产出中国牌的高品质航空油。当时石油部动员了全国的科技、设计和生产力量在兰炼建设小球催化剂装置,龙显烈是装置设计的核心组织者。1964年9月8日,国内第一座小球催化剂装置建成。

添加剂是发展多品种润滑油生产的关键工艺,同样,苏联撕毁合同后,我国被迫用高昂的代价向他们进口添加剂。为改变被动的生产局面,龙显烈在苏联专家撤退后便着手添加剂的攻关与试生产。当时进行试验的条件极其简陋艰苦,在露天用大桶做油罐,用玻璃瓶子代替反应器,用木棒当搅拌桨。经过390次的试验,终于成功地生产出合格的添加剂产品。
改革开放后,龙显烈再次被任命为兰炼总工程师,这时他已年过60,但他追求炼化梦想的信念丝毫没有减弱。

1979年11月2日,解放军总后勤部紧急要求兰炼为部队生产46号防锈汽轮机油2000吨,交货的最后期限为11月20日。当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启,新的厂领导机构成立不足一个月,驻军军代表还没有撤离,军代表便找到龙显烈,请他出马指挥生产。46号防锈汽轮机油是舰艇动力汽轮机的专用油,兰炼已经生产多年,一直保持在年产2000吨的水平,现在要用18天生产出来一年的产量困难是极大的,但龙显烈明白此时军队急用一定有大的用场,所以很坚定地接下这个任务。他对部下说:“在国家大事面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下令停止所有计划内的生产,全部装置用于生产46号防锈汽轮机油。他在现场亲自指挥,直至按时完成任务。事后方知,1980年5月18日,我国第一次发射远程运载火箭,18艘舰艇组成的远洋编队在太平洋海域收集情报数据,所用防锈汽轮机油正是兰炼龙显烈指挥生产的。

几十年来,兰炼独家生产的军用油品在龙显烈的领导和技术指导下没有出现过一次出厂事故,在历次捍卫国家主权的重大军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龙显烈对祖国国防的贡献彪炳史册。

随着世界炼化技术的高速发展,兰炼运转二十余年的催化裂化装置也已到了更新换代的阶段。龙显烈提出了追赶国际水平的同轴催化裂化技术改造方案,上报石油部后竟被驳回,理由是改造的规模太大,建议实施平式提升管装置技术改造方案。这个方案不仅技术含量相对低,而且投资多,占地面积大,没有任何优势。得到反馈的否定消息后,这个以国家利益为己任的年近古稀的小老头急了,连夜召开技术会议再次讨论同轴催化裂化技术改造方案,第二天向厂领导汇报坚持原有改造方案的决心,厂领导给予了坚决的支持。于是他跑到北京,在六部炕石油部大楼内上下游说,解释同轴催化裂化技术改造方案的优势,甚至对部领导立下军令状:“如果催化裂化装置大改造后不节约土地,不出效益的话,我愿意拿生命做担保!”部领导终被他感动,签署同意了同轴催化裂化技术改造方案。催化裂化装置技术改造成功后,使兰炼在改革时代继续领先于世界先进水平。
1991年7月,龙显烈75岁离休,第二年,新中国炼化工业的摇篮兰炼建成年加工能力500万吨的大型炼化企业,实现了33年前他对周恩来总理的承诺。由于他对兰炼和我国炼化工业的贡献,2009年9月,被评为“建国60周年感动甘肃人物”。

他来自玉门石油河畔,一生伴随着中国炼化的诞生与成长,用他对梦想的追求为中国炼化打下一片江山。他是当之无愧的新中国炼化工业的奠基人,只此一项便概括了他的所有荣誉。
2011年11月3日,先生在南京仙逝,享年95岁。
 
 
 
 
上一篇:老八路出身的钻井队长包世忠
下一篇:没有了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