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院士邹才能——全球顶尖的科学家

时间:2021-08-06 14:14 来源:《石油与装备》8月 作者:邹雪飞

随着科技革命的到来,世界能源正在形成煤炭清洁化革命、非常规油气革命、新能源革命与智能化革命等多种能源革命跨界发展新浪潮,人类利用能源正在从高碳向低碳、非碳化发展。
谈及油气资源相关,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下意识的觉得离自己很遥远,或者认为不是自己可以触及的领域。石油勘测开发研究是一门高大上、深奥的学问。但我们可以清晰的认知到研究这一“非常规”领域的人都是不简单的人。
 
邹才能院士就是我国非常规油气领域研究方面的知名学者,他1963年9月生人,重庆人士,中国科学院院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石油天然气地质学家,非常规油气地质学理论奠基人和能源战略研究科学家,现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国家能源页岩气研发(实验)中心主任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高级技术专家。
 
非常规思想 非常规人才
 
邹才能院士平时喜爱摄影,他觉得摄影是一个比较好的业余爱好,它可以发现周围生活的美,可以构建美,分享美。走近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邹院士的办公室,会发现书柜里摆满了他工作和生活点滴的摄影作品。他很喜欢其中一幅作品,是他和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院士的合影,那张合影是2017年白院士为邹才能颁发院士证时所拍摄,他觉得非常的有意义。当时,他告诉白院长自己是研究页岩气的,白院长当时便非常感兴趣,在颁证书的时候还问了许多关于页岩气的问题,邹才能觉得白院长也是非常关心油气工业。
 
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那一年,邹才能54岁,如果说院士头衔对也的生活有了哪些改变,那就是担子更重了,比从前更忙碌了。周末假节日,邹才能都会在院里加班,他说自己的岗位就是一个“找油人”,天职就是要为祖国献石油,因为我们国家的油气资源还远远不够用。
 
万般皆下品 唯有读书高
 
严格自律、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是邹才能从少年时代就养成的习惯,当初也正是靠着这股努力的劲头,家庭成分不好的邹才能,才得以走出贫困的山村。邹才能拥有一个不自信的童年,两岁左右的时候,爷爷被“打成”地主,那时候邹才能很小,在一起的小朋友经常欺负他、骂他,造成了他的口吃。除了无法很完整的说出比较流利的句子,邹才能的童年还尝尝伴随着缺钱的苦恼,他记得,两三岁的时候发烧,妈妈向人借了两毛钱去看病,看完病以后剩下一毛便又还给了别人。
 
到了初高中的时候,邹才能成了一个小大人,每天放学回家,他都会回去打砖,那时候一块砖可以赚一毛钱,他会把钱攒起来交学费。生活的窘迫让邹才能很早就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地里的农活他样样拿手,从那时起,他就习惯了艰苦奋斗!然而,无论生活多么艰辛,邹才能的学业从来没有中断过,爷爷从城里来到农村,但他始终鼓励邹才能,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只有读书才能从农村再回到城里!邹才能也非常的争气,他每天废寝忘食,希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坚守好科研“底线”与“生命线”
 
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邹才能对于挑煤回家用这样的劳动并不陌生,经常进出煤矿的经历,让他对油气产生了兴趣,高考填报志愿时,他为自己选择了石油勘探地质专业。多年寒窗苦读,让他终于学有所成!做任何事情都要有点不一样的想法,这是邹才能的“非常规”思想。1987年,邹才能被分配到了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从此他他开始了找油找气理论创新和勘探实践。他经常想着要创新探索,做一些超出常规的事情,所以后来他选择了做研究,一直走到现在!
 
后来,邹才能创建了非常规油气地质学理论,第一个发现北美以外更古老的页岩气层系和具工业价值的纳米孔隙,首创“人工油气藏”开发概念。论证了岩性地层油气成藏机理,建立湖盆中心砂质碎屑流等沉积模式。阐明了古老碳酸盐岩大气田形成分布规律,推动了我国油气勘探战略转变与重大发现,研判世界能源发展大势,提出了“氢能中国”、中国“能源独立”等战略认识,向国家提出天然气生产与安全建议,得到高度重视。
 
邹才能曾出版《非常规油气地质学》《新能源》等第一著者中英文专著7部,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SCI收录94篇,5篇论文获中国百篇最具影响国内学术论文)。2019年入选爱思维尔2018年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荣登2019年全球前2%顶尖科学家榜单!获批4个国家标准,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与二等奖1项、省部级奖10余项、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等。
 
邹才能认为,科学创新是人类提出、探索、怀疑、理性和实证,不断循环往复、无限逼近世界真相与客观规律的过程,引领人类对大自然与未知世界的不断探索与求真。他经常寄语青少年,有梦想才有远方,有创新才有希望。新时代需要新担当,新征程呼唤新作为。科研有德是“底线”,创新有为是“生命线”,这是科学人最应坚守的根本遵循!
 
上一篇:大庆石油会战初期“五两保三餐”的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