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谢的女钻工之花

时间:2022-04-25 16:25 来源:《石油与装备》 作者:宫柯

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宪法》,确立了男女平等的社会制度。上个世纪50年代初第一批女飞行员驾驶银燕翱翔蓝天,探地的石油钻井行业仍是没有女性的空白。1956年投入开发的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率先尝试,成立了第一支三八女子钻井队,开启了世界瞩目的先河。

绽放瀚海的戈壁红花
新疆天高地阔,东西走向的天山巍峨耸立,北侧是戈壁千里的准噶尔盆地,南面是素有“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极为严酷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储量丰富的油气资源。最先发现的克拉玛依油田地处准噶尔盆地的边缘,探查石油的钻机云集亘古寂寥的戈壁荒滩,拉开了新中国建设第一个大型石油生产基地的序幕。

1958年,举国大跃进的热浪激荡着“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的克拉玛依探区,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惊动了为数不多的女职工。8月中旬,新疆石油管理局宣布组建女子钻井队,在自愿报名的基础上优选了42名来自8个民族的女青年,加入新中国第一批女钻工的行列。其中年龄最大的29岁,最小的仅有16岁,平均24岁。她们多数是身体素质好的党、团员,有着激情似火的热忱壮志凌云,但是文化程度普遍偏低,需要经过严苛的培训才能胜任担当石油钻工的危险和艰辛。

众所周知,自1859年美国人首开工业化钻探石油以来,屡屡发生井喷失控、着火爆炸、机毁人亡、甚至整部钻机被塌陷地层吞没的恶性事故。因此石油钻井是劳动强度大、危险程度高、常年露天作业、工作环境异常艰苦的特种行业,非但不适合女性涉足,一百多年来,阳刚欠佳的男性也不能成为合格的钻工。

最先诞生在克拉玛依油田的女子钻井队能否突破禁忌?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1958年9月,刚刚披挂上阵的女钻工得到了党国家高层领导人的深情嘱托和鼓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和时任全国妇联主席的夫人康克清到克拉玛依油田视察,看望了成立还不到一个月的女子钻井队。勉励她们要打破女性不能上钻台的传统观念,实实在在顶起半边天,争当战胜恶劣环境和地层凶险的英雄集体。 
 
新疆石油管理局为这支女子钻井队配备了一台最大钻井能力可达3200米深的重型钻机,选派了几名技术熟练的男钻工当师傅,培训女钻工练就了能够独立上岗操作的基本功。建队后累计钻井80多口,女子不让须眉的干劲和勇气,赢得了“戈壁红花”的美誉,成为石油钻井行业一花独放的铿锵玫瑰。

1958年12月,新疆三八女子钻井队首任指导员吴淑华,应邀出席全国妇女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报告了他们在戈壁荒滩上建功立业的开拓性事迹。1959年9月,八一电影制片厂跟踪拍摄了三八女子钻井队纪录片,在全国各地放映后反响热烈,活生生的影像进一步提升了首支女子钻井队的知名度。同年10月,这支钻井队的哈萨克族副队长卡依夏荣获了“全国先进生产者”和“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当选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出席全国群英会的代表,以大会主席团成员的身份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支最先成立的三八女子钻井队,只存在了短短的三年,因其独具魅力的特殊性倍受关注,曾先后荣获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共青团中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石油工业部授予的表彰,誉满全国,史册流芳。

1958年,举国大跃进的狂热如火如荼,新疆克拉玛依油田成立女子钻井队的消息鼓舞了中国大陆最先流出黑金的延长油矿。当年的11月份,一支由14名芳龄20岁的姑娘组成的“共青团女子钻井队”应运而生。由于她们使用的是一台国产的小型顿钻钻机,钻井的最大深度不过二百米,劳动强度和危险性远低于使用重型旋转钻机的克拉玛依油田三八女子钻井队,因此没有多大名气。这支稍晚成立的第二支女子钻井队存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累计完成钻井进尺34000余米,曾被全国妇联评为“三八红旗单位”。上世纪50年代,从戈壁荒滩到黄土高原,几乎同时成立的两支女子钻井队虽然存在的时间都很短,却为女性从事石油钻井做了一次探索性的预演。

特定时期的群芳争艳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石油勘探东移的战略举措取得了重大进展,从东北平原到环渤海地域接连发现了多处油气田,急需组建更多的钻井队推动石油产量逐年攀升。此时,正值文化大革命运动风起云涌,“破四旧、立四新”的左倾思潮甚嚣尘上,作为新生事物的女子钻井队再次提上了议事日程。
1970年春,投入开发的吉林油田招募北京、上海、天津、长春、白城等地在本省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扩充石油队伍,从中挑选了27名优秀的女知青,组建了1021女子钻井队,配备了一台最大钻井深度可达1000米的小型钻机,在第二松花江南岸的扶余地区钻400—500米深的开发井。这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诞生的第一支女子钻井队,被誉为“红色娘子军”,引发了其他油田的跟进效仿。

1971年底,紧随其后的四川石油管理局,选拔100多名年轻力壮的女职工,在川南矿区成立女子钻井队,配备了一台最大钻井深度1800米的中型钻机,为实现川气出川的宏愿钻探油气。大庆油田钻井指挥部不甘落后,于1974年三八妇女节前夕做出决定,抽调83名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女职工组建编号为1267的女子钻井队,其中党员21人,团员49人,队员半数是刚从大兴安岭林区和呼伦贝尔草原调入的上海、天津籍女知青。配备了一台最大钻井深度1200米的中型钻机投入紧张训练,建队当年参加了开发喇嘛甸油田钻井会战。
 
1975年11月,辽河石油勘探局探明了曙光、欢喜岭、高升等油田,提出了建设第二个大庆的宏伟构想。选调80名志愿报名的女职工组建了32617女子钻井队,1976年元旦在饶阳河畔的稻田里闪亮开钻。1976年“三八妇女节”,山东胜利油田隆重召开32620女子钻井队成立大会,100多名飒爽英姿的女钻工列队接受检阅,昂首挺胸,高擎授予的队旗,开始在黄河之滨尽显风采。

地处长江中游的江汉油田紧追不舍,于1976年3月16日宣告成立女子钻井队,配备了一台最大钻井深度1800米的中型钻机,在水网密布的潜江地区投入三线石油生产基地的开发建设。最后成立的女子钻井队诞生在比邻京津两市的华北油田,1977年三八妇女节,100余名20来岁的姑娘高唱《我为祖国献石油》的战歌加入32668钻井队,迎来了她们短暂而又最难忘的当钻工经历。

文化大革命期间,各油田相继成立的女子钻井队虽然名称相似,但是工作的难易程度差别很大。由于油层埋藏的深浅不一,油气藏的压力有高有低,使用的钻井装备大致分为钻浅井、中深井、深井、超深井四个等级,凡是队号为32字头的钻井队都是承担钻深井任务的重装钻井队。别看辽河、胜利、华北组建的女子钻井队成立的比较晚,但是她们远比使用中小型钻机的其他女子钻井队更胜一筹,无论体力付出还是面临的危险程度堪比小巫见大巫,她们是石油钻井行业顶级的佼佼者,娘子军当中的“杨排风、穆桂英”。

文化大革命期间,石油战线出现的女钻工成为政治色彩突显的奇葩,引起了国家级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1972年第11期《人民画报》选用吉林油田女钻工攀上井架的彩色照片做封面;《人民日报》相继登载了记者采写的《石油战线上的红色娘子军》和《英雄的大庆女子钻井队》两篇通讯,报道了女钻工的先进事迹;文艺界的艺术家们纷纷到女子钻井队采风,吉林省歌舞团填词谱曲创作了《女钻工之歌》;作家任彦芳撰写了叙事长诗《钻探上的青春》,由人民出版社大量发行;黑龙江广播电台播出了配乐长诗《钻塔风云》;《解放军文艺》杂志发表了抒情散文《油海上的海燕》;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了《石油盛开大庆花》彩色纪录片,其中有大段女钻工的特写影像。诸如此类的文艺渲染,烘托起一道凸显“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华丽风景线。

特定时期,活跃在全国各油田的女子钻井队群芳争艳,相互竞秀,个个队都是备受呵护,屡受表彰的先进集体。她们当中的优秀人物还被邀请参加国庆观礼和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名噪一时的女子钻井队承载着诸多荣誉,宛若开得快谢得快的昙花,在蓬勃发展的石油战线来去匆匆。
 
春光暖阳下悄然凋谢
上个世纪70年代,女钻工们巾帼不让须眉,在工业学大庆的滚滚热潮中学铁人、树新风,吃大苦、耐大劳,用稚嫩的身躯与强壮的钻井汉子比高低。光灿灿的荣誉背后是不可言表的付出和牺牲,许多女钻工经历了战胜猛烈井喷的生死考验,艰苦的工作环境和危险性极高的行业特点,导致一些女钻工在青春期落下了肢体伤残和痛苦一生的疾病。还有较长时间在钻井队坚持任职的女干部一再推迟婚期,错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造成生活不幸。数年的实践无情地证明,女性先天不足的生理条件确实不适合在石油钻井这一行从业。无论她们的志向多么坚定,遇到了虎口拔牙的危难还是离不开男钻工的保驾护航。况且女钻工刚刚掌握了钻井技艺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老队员相继退出,新队员还要从头学起,频繁的人员轮换无疑加重了培训负担。当时各油田并不缺少能够驾驭钻机的男劳力,成立女子钻井队并非生产必须,而是政治运动催生的奇花异果,尽管女子钻工们表现的很出色,但是或多或少都有时代背景造成标新立异的做秀成分。尤其是违背女性生理特征的重体力劳动,注定了女子钻井队不可能长期延续的宿命。

动荡了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终于在全国人民愤怒声讨“四人帮”祸国殃民的怒吼中偃旗息鼓。新一届党中央开始拨乱反正,1978年5月在全国掀起了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重回正轨的理性思考为解放思想铺平了道路。12月召开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逐步纠正左倾思潮泛滥多年造成的种种弊端。在春光乍现,人心思定的暖阳下,石油工业部从保护女职工身心健康的实际出发,急速按下了不适合女职工从业的停止键,逐一解散了女子钻井队、女子修井队(亦称作业队),到1979年末全部清零。

红极一时的女子钻井队在激情燃烧的亢奋中走上历史的舞台,历经9年的众星捧月,栉风沐雨,终因违背客观规律的结局黯然谢幕。当年的女钻工、女修井工们分配到能够胜任的其他岗位,恢复了重穿女儿装的正常生活。然而,那段令她们倍感骄傲的难忘经历久久萦怀,散开的姐妹们经常自发组织聚会,回顾既往战天斗地的岁月,心潮澎湃,万千感慨。尽管她们是石油工业发展史上飘落已久的过客,但是彰显“中华儿女多奇志”的靓色还留有淡淡的余香。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