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 谁在博弈

时间:2020-04-23 10:44 来源:石油与装备杂志
近日,国际油价经历了至暗时刻,从3月6日开始,国际油价持续暴跌,3月9日WTI、布伦特、OPEC全部跌至30美元,最大跌幅达30%,随后一周,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截至3月20日收盘,WTI报23.64美元,创下1991年以来最大周跌幅。对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教授对本次油价暴跌进行了全面解读。
 
需求决定国际油价
 
刚刚过去的一周多,国际油价经历了“史诗级”的大跌,美国WTI和伦敦Brent原油期货价格双双跌破每桶20美元,跌幅将近60%。而这场暴跌的导火索是最近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在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趋势下,石油需求下降,各大产油国都在思考如何最大程度的降低损失。在3月6日之前,沙特、阿联酋和俄罗斯同属被称为“欧佩克+”的全球联盟。过去三年间,在美国页岩油持续涌入的背景下,该联盟一直通过限制原油产量来支撑油价。自联盟成立以来,这两个主要出口国计划每天减少210万桶的供应。考虑到消费疲软,沙特阿拉伯希望到2020年将这一数字增加到360万桶。
 
董秀成教授认为影响油价的因素有长期因素和短期因素,长期因素是供求关系。从供应方面来讲,涉及资源量,如油气储量、产量、储采比和成本等;从需求方面来讲,涉及世界宏观经济形势、石油替代、能源效率、气候问题等方面。在长期因素中,最关键的因素是宏观经济形势。短期因素包括地缘政治事件,重大自然或社会灾害,以及金融市场波动。如本次爆发的新冠疫情就属于重大自然和和社会灾害,是影响油价的短期因素中较为罕见的情况。长期因素是主因,短期因素是诱因。如果把油价暴跌完全归结为短期因素是不科学的。
 
董秀成教授认,近几年来,全球经济比较低迷,石油需求不振,能源转型的压力比较大,同时,技术革命导致美国页岩油气生产能力快速提升,全球石油供应大幅增长,全球石油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这是一个长期态势。短期因素方面来讲,一方面这次疫情突如其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疫情导致了经济和金融的恐慌,这是的油价下行的重要的推力。另一方面,OPEC+即维也纳联盟限产协议的意外流产,也是油价暴跌的重要原因。由于政治和经济因素融合,长期和短期因素交织,叠加重大突发事件,油价和金融相互影响构成失衡,本次油价创出1991年以来的单周最大跌幅。
 
欧佩克+时代
 
针对沙、俄关系破裂是否另有玄机?在历史上大家都知道OPEC曾经非常辉煌过,因为控制着全球石油市场的份额很高,最高超过50%,但是随着世界能源供应格局发生重大改变,OPEC的影响力不断减弱。因此,沙特和俄罗斯为主的产油国和出口国共同组成了“欧佩克+”的全球联盟。但是对于本次两个国家采取一种不合作的方式,董秀成教授表示,俄罗斯和沙特的合作关系破裂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但是不能说是其中一方的责任,这是利益来决定的,问题的核心在于市场份额,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重大的分歧,也就是说两国之间包括两国和美国之间争夺市场的这种份额,这是他们这次不合作的原因。    此外,有人认为沙特原油的开采成本在10美元以内,俄罗斯的在20-30美元,美国的在40-50美元左右,所以美国受冲击最大,针对这一情况,有人猜测,这次石油价格战可能是俄罗斯和沙特共同针对美国。对于俄罗斯和沙特共同针对美国这种说法。董秀成认为这是个典型的阴谋论说法,俄罗斯、美国、沙特三国虽然有博弈,即使是一种对策也不能叫阴谋,这个说法本身是不靠谱的。
 
董秀成表示,成本问题是千差万别的,不论是美国、俄罗斯,或是沙特,包括我们中国,各个油田、各个区块,它的成本都是不一样的。虽然三国油价的成本如此,但是对于沙特来说,并不是说我油价高于成本就可以,由于沙特严重依赖石油,所以说它有一个我们叫财政预算成本,即油价达到多少,国家财政才不会出大问题。三国之间存在利益博弈是正常的。但是在利益博弈过程中,采取的措施和机制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市场机制和行政机制,从本质上看,美国采取的是市场机制。而沙特与俄罗斯采取非市场的行政机制来稳定油价。
 
低油价持续多久
 
目前油价大跌仍在持续当中,如果依然无法达成共识,油价持续下跌势必会对世界经济以及相关国家人民生活造成更大的影响。多年来,油价波动是市场的常态,二战以后,石油共爆发了两次石油危机,所以稳定油价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于此同时,暴涨暴跌也非一种常态。低油价将持续多久,取决于以下几个关键因素:首先是疫情,抑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在我们中国已经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但是目前疫情在全世界大范围流行,尤其是在欧美等大型经济体中,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冲击有多大,现在还没有定论。但就目前来讲经济衰退基本已无悬念了,未来是否爆发金融危机,还是有待观察。 如果一旦爆发金融危机,整个世界油价的情况可能会更糟糕。其次是“维也纳联盟”,沙特与俄罗斯下一步的走势将决定油价的去向。最后,就是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目前,在中东地区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仍然还在持续,这些地缘冲突是否恶化是决定油价的不确定性因素。
 
董秀成表示,上述三个因素中,最核心的因素还是要看经济走势,就疫情引发的经济走势,要看美国、中国、日本、欧盟等经济体,其中中国、美国是关键。目前,20-30美元的低油价是不可持续的,俄罗斯、沙特、美国,以及其他大多数产油国都无法承受,也就是说忍受力是有限的。在美国、俄罗斯、沙特之中,美国的忍受力会较强,俄罗斯居中,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沙特。所以,在未来3-6个月之间,维也纳联盟还会重新发挥作用,沙特与俄罗斯会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让油价重新回归到50-60美元/桶是大概率事件。事实上正如董秀成教授预料的那样,目前沙特与俄罗斯已经初步达成减产协议,油价随即得到提升。
 
业内该如何应对
 
短短两个多月,国际原油价格暴跌。面对此情形,大家未免有如下疑问:原油价格何时会触底,石油公司该如何应对,石油行业又该怎样应对市场环境带来的巨大挑战?董秀成教授分析,综合考虑,油价短中期变化趋势与疫情变化趋势、全球经济走势、地缘政治和减产机制是否重新发挥作用等因素密切相关,不排除油价继续下跌,但总体趋势是震荡波动,回归到50~60美元/桶的可能性最大,冲到70美元/桶以上的概率很小。如果说国际大型石油公司还可以通过低成本运营和转型升级应对低油价,那么小型油气生产商可能成为低油价的牺牲品。尤其是北美页岩油气企业可能最先阵亡。另外,低油价倒逼石油公司消减投资,大量石油工程技术服务企业将面对没有生意可做的困境。整个石油行业将无以为继。
 
3月9日,IEA总干事法蒂赫·比罗尔表示,国际油价暴跌可能使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和阿巴拉契亚等地陷入衰退。以陷入困境的油服公司为例,在3月9日的股市暴跌中,油服公司股价领跌。受此影响,油服公司迅速进行调整。目前美国的活跃石油和天然气钻机平均数为791台,远低于2019年平均的943台。加拿大活跃石油钻机数量为115台,环比减少19台。分析师预测,今年美国陆上石油钻井平台数量将减少约250台,钻机数量将下降25%以上。
 
甚至油服行业在油价下跌时还会迎来兼并热潮——实力雄厚的综合性油服公司利用低油价兼并规模较小的专业型油服公司,低价获得那些需要较长周期才能取得的技术突破。对于很多石油公司来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低成本运营、削减开支、优化资产等是国际石油公司的共性反应。埃克森美孚迅速表示将放慢其2020年的支出计划、降低油气产量。壳牌、雪佛龙明确表示将减慢或缩减其回购股票计划。雪佛龙公司首席财务官表示,公司将专注于投资风险较低的项目。
 
在“采不如买”的低油价时期,沙特阿美13日确认将向欧洲客户提供更多原油后,壳牌、BP、道达尔、埃尼、OMV、雷普索尔等欧洲炼油商都已确认将在4月获得更多的沙特原油;为吸纳额外的中东原油,壳牌正在预订3艘200万桶的超大型原油运输船,可供至少3个月的存储选择。除了做强核心业务外,以BP公司为例,低油价坚定了他们向多元化能源公司转型的目标。BP公司CEO陆博纳表示,公司会减少石油和天然气业务。2019年,BP花费15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开发,并计划在2050年之前将碳排放量削减至零。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石油公司来说,是一把利弊共存的双刃剑。油气行业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抵御低油价的不利影响,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同时,也要明白低油价蕴含的潜力和积极因素,把握机遇寻求发展。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