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是低油价下油气开发的必然选择

时间:2020-10-16 10:00 来源:杂志 作者:宋鑫源

十几年前,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基本都是能源公司,如今市都变成了互联网公司,这就是时代的发展。能源公司要搞数字化转型,油田也要搞数字化转型,只有通过应用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技术才能实现,最终达到提升油田效益,降低运营成本的效果,只有这样,能源公司才能够长远发展。中石化信息管理部李剑锋主任认为,数字化转型,尤其是油田数字建设跟企业改革有相似之处。不改、不转就会被市场淘汰,国际油价在一百美元的时候,老旧的生产方式、管理方式仍然有很高的回报,但当油价跌到当前的40美元上下,能源公司就会出现经营困难、亏损、裁员、油田减产的情况。
 
数字化转型是道必选题
 
油气行业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是现代工业发展的必然。2020年3月6日,国家工信部召开加快5G发展专题会,要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边缘计算在智慧油田中的实践与应用。“数字化”不仅仅是技术,它还是一种思维方式以及新型商业模式和消费模式,为企业进行组织、生产、决策和创新提供了新的途径,驱动企业生产方式、组织架构和商业模式发生深刻变革。油气行业结合互联网、物联网,向数字化转型以达到提升经济效益的目的,建设数字油田实现数字油藏、数字井筒、智能钻井与完井等可视化实践与应用。
 
李剑锋主任认为,数字化油田建设就是要提高油田发开经济效益,这是低油价挑战下倒逼能源公司的改革。当然,任何转型和新技术的投用都需要前期的投资,这就需要决策者要有清晰的认识,建设数字化油田不一定会立刻见效益,一旦成功,开发企业就可能赢得先机,取得无穷的收益。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副会长张彦国认为,中国油气勘探开发技术目前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但受地质条件、油藏条件的限制,油气开采的成本居高不下。通过数字化技术应用,对油田开发降本增效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数字化油田建设是否会带来裁员问题,张彦国副会长表示,要辩证的看待这一问题。三桶油与国际油企还有一些区别和特殊性,过去人们常讲的“油饭碗”今天也要变一变了,竞聘上岗,高校招聘的方式已经广泛实行。国际上的油气公司裁员潮不会再中国出现,我们建设的数字油田节省下来的人力、物力可以投入到别的项目上去,达到资源优化配置的功效。
 
数字化油田的建设成果
 
数字化转型必须解决谁主导转型、往哪里转型、如何转型等问题。主导数字化油田建设的是企业负责人,转型要实现以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培育的发展新动能。目前,国内各大油公司都在建设数字化油田,并取得了一定成果,如中石油建立了勘探开发梦想云平台,中石化开发了中石化油田智云平台。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及延长石油在国内都建立了一批数字化油田。
 
中石油的勘探开发梦想云平台是国内油气行业首个智能云平台,标志着我国石油信息化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整个平台依托数据湖和PaaS云平台技术,建设统一勘探开发数据湖和统一云平台,搭建了通用的协同研究环境,实现勘探开发生产管理、协同研究、经营管理及决策的一体化运营,支撑勘探开发业务的数字化、自动化、可视化、智能化转型发展。数据准备时间由5小时缩小到1分钟以内,通过“一键式”成图几秒钟完成图件自动生成,实现了油气藏业务研究工作由线下到线上、由单兵到协同、由手工到自动的转变,有效优化工作流程,大幅提升工作效率与决策水平。
 
延长石油也实现了数字化油田建设。延长油田地貌复杂,户外作业不便,百年历史数据分散存储,存在流失风险,且数据共享困难,造成了资源浪费。延长油田按照油藏管理模式基于GIS平台架构设计,以地理信息系统为导航,以勘探开发研究为主线,以高效数据组织传递为基础,以综合油藏分析与专业软件集成为手段,开发出新型数字油藏管理协同平台。目前,延长油田14个采油厂,121个区块,13万口单井基础数据库初步形成,随着平台功能的逐渐完善,应用的范围将不断扩大。平台实实现了多专业、多部门间的互访共享,创建了一体化工作流程,改变了决策层、管理层、研究层获取信息的方式,积极探索大数据技术在油田的应用,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实现数字化油田的建立。
 
延长石油研究研院高端民院长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的国际油价下,延长油田通过数字化技术平台的应用,保证了收益的基准线,提高了管理团队的工作效率,让数字化技术应用到每一口油井上,提高单井产量,达到了增储上产的目的。过去一口低效井会耗掉两三个人工,通过数字技术的应用,实现了实时监测,通过软件、硬件结合应用,解放出来的工人可以去新的岗位。未来,延长油田要实现所有井的数字化技术覆盖,提升油田的生产效益。中石化李剑锋主任表示,中石化目前在国内做了两个数字化油田试点,一个是西北油田,一个是普光气田,通过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基本实现了油田的平台话控制,远程控制、数据实时传输、数据共享、单井产量优化,都实现了统一管理,对于老油田来说,大大提高了效率,节约了成本。
 
实现海上采油的不间断
 
近几年,中海油也再加快推进海上数字化油田建设。中海油信息管理部王同良总经理说道,海上数字化油田建设的难度更大,海上的天气变化莫测,受风浪的影响大;并且海上油田的施工是有周期性的,这队人马上去作业28天后下来,下一队再上去,遇到台风和极端天气还要撤离所有施工人员,暂停作业。同时,海上数字化油田对应用装备的要求更高,更注重自动化程度和安全可靠性。举例来说,目前海洋平台上的发电装备基本全是进口货,就连自动化钻采设备也均是进口,虽然我们国家在大力推动国产化装备,但目前的情况来看,进展缓慢,个别央企实现了技术装备的突破,也仅仅是一小部分装备,未来海洋平台上所需的各类自动化装备仍需加大国产化公关。
 
王同良总经理认为,通信技术是数字化油田建设的基础。十几年前,由于通信技术的落后,海上油田施工中突发的问题都无法及时陆地指挥中心,导致停产的事件时有发生,尤其是在面对台风和极端天气的时候更是如此。另一方面,从人性化方面来讲,通讯技术落后,施工人员出海作业基本上处于失联的状态,家人会非常担心。如今,海上油田实现了24小时不间断网络通信,虽然有时候信号也会受到干扰,但再也不会出现联系不上的情况。未来,中海油的计划是实现每个海洋平台全部网络覆盖,通过有线网络替代无线网网络,确保信号更加稳定,确保实时作业,最终实现人不在,开采也不停的效果。王同良总经理说:“很自豪的讲,目前中海油海上采油的成本已经降到了25.7美元/每桶,这些都得益于通信技术的发展和数字化技术的应用,确保了当前低油价下中海油的经济效益。”
 
增值油田资产是最终目标
 
数字油田建立的平台基本上大同小异,基本都具备以下功能:地面井位部署、井场设计、土方工程计算,管线设计、场站选址、数据库查询、油藏动态分析、实时钻采数据提取、生产监控、电子设备巡检等等。通过多项数据汇集,综合分析,给专家组、施工团队提供参考的数据分析结果,提高管理效率和节约作业成本。
 
达坦能源首席油气藏工程师虞绍永教授认为,数字油田的目标就是实现实时产量的优化,降低油田资产风险,完善一体化工作系统,短时期对油田资产进行优化,长期实现油田资产增值。虞绍永教授表示,壳牌公司搞的数字油田已经创造出50多亿美元的价值,BP的几个数字油田收益也不错。国内外数字油田的建设架构没有太大区别,相比而言国内的数字化油田建设应更具优势。由于国内通信技术领先且老油田居多,更容易实现油田数字化转型。虞绍永教授认为,数字油田建设最主要的部分是实现数字的孪生。数字孪生就是对以下内容的拷贝:物理实体、生产过程、工作流程及某个工作系统,这样数字替代品可让物联网的每个物件动起来,将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软件分析模型结合起来,建立一个数字化模型,随实体改变而改变。数字孪生会不断学习提高自己,保持最新的实时工作常态。
 
若要实现数字的孪生就要实现数据的共享。目前,中国许多油田的生产数据都是保密的,不对外公开,不利于各大油田间的数据共享与分析,这是国内与国外数字油田最大的不同。国外的每一口井的数据都能在各大网络平台上查到,方便分析同类型的井。由于数据的保密和不互联共享,使得我们国家没有更好的发挥出技术优势,没有利用好这些数据、做好数据分析处理。没有大数据分析何谈数字油田建设?虞绍永教授表示,数字油田是实现智能油田的基础,现在数字化潮流已席卷全球,这个20多年前的预测真的给油气行业带来了改变。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