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页岩气完了?中国页岩气要加油干!

时间:2020-07-14 14:41 来源:石油圈微信号
2020年6月28日,美国页岩气巨头切萨皮克(Chesapeake Energy)正式宣告破产,公开资料中列出了100亿美元的资产和500亿美元的债务,以及超过10万名的债权人。切萨皮克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的先行者,是它带来了21世纪之后全球规模最大的油气发现。但它自身,也成为了页岩油气革命大潮中的牺牲者。2019年12月,切萨皮克公司以10%的利率对债务进行再融资,这一融资安排包含着许多非常激进的选项,也逼迫公司进一步降低上游资产组合中天然气的比例,转向价格更高的石油。在当时来看,这一转型基本符合市场规律,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同。但今年爆发的新冠疫情,随之带来的石油资产暴跌,彻底摧毁了公司转型的希望。2020年第一季度,切萨皮克公司营业收入超25亿美元,净亏损约83亿美元。
 
在这家公司破产之前,美国石油行业的另一家巨头怀廷石油公司在4月初申请了破产保护。截至目前,美国已有17家页岩油生产商申请破产保护,总债务额规模为230亿美元。今年年底之前,申请破产保护的页岩油生产商可能会增至73家。如果石油价格继续保持在当前的水平,预计明年还会有170家页岩油生产商破产。
 
今日,全球确诊病历已突破1040万人,死亡病历已经超过50万人;美国确诊268万人,其中今日新增44734人,死亡逼近13万人,福齐承认实际情况非常严重。支撑美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即美元霸权、石油霸权、军事霸权正在面临挑战。切萨皮克的破产,是否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需拭目以待。
 

01. 页岩气革命宣告失败?

 
百度百科显示:世界上对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依靠成熟的开发生产技术以及完善的管网设施,美国的页岩气成本仅仅略高于常规气,这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实现页岩气大规模商业性开采的国家。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已经动摇了世界液化天然气市场格局,并且这一影响还将愈发显著,进而改变世界能源格局。得益于非常规天然气尤其是页岩气开发技术的突破,2009年美国以6240亿立方米的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天然气生产国。产量地位的更替使美国天然气消费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发生逆转。美国专家兴奋地认为,有了页岩气,美国100年无后顾之忧。
 
如今的美国,切萨皮克刚刚宣布破产,另一巨头怀廷石油公司破产保护后能否成功重整?另外17家页岩油生产商申请破产保护后能否起死回生?后期的 73家是否继续恶化?正在坚持的170家页岩油生产商能否坚持到明年?如果疫情没有好转,如果全球经济继续衰退,这些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可能会成为大概率事件,现在宣告页岩气革命失败,为时尚早。
 
 

02. 美国能源独立终结?


 
2017年3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名为“能源独立”的新行政命令,撤销奥巴马时期的一系列气候变化政策,结束“对煤炭发起的战争”。石油被特朗普视为美国能源独立的核心,天然气因成本低廉在特朗普的能源策略中也占有重要位置。美国将进一步降低低能源价格,尽量开发本土能源,减少国外石油进口;同时继续页岩气革命、支持清洁煤技术,重振美国煤炭工业。美国在2013年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生产国,并且2016年美国的石油进口总量占其石油总需求量的比例已经降至四分之一,与其它主要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对外能源依赖程度较轻。
 
覆巢之下,难有完卵。一旦页岩气革命宣告失败,美国能源独立是否终结自有答案。美国作为全球化的推动者和受益者,正在逆全球化的道路上执着前行。但是,一场全球疫情,已经将美国拉进了人类命运共同体之内,并且美国的疫情已经成为了世界老大,在这种背景下,全球能源需求降低成为必然,但美国的页岩气出现问题之后,能否能源独立,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03. 沙特挑起的石油战让美国躺枪?


 
2014年,沙特曾为了与美国页岩油争夺市场份额而调低原油售价。在这场价格战中,全球油价从每桶100多美元的高位“跳水”。当时美国页岩油被逼近成本红线,压力骤增,沙特也受累于油价持续下跌带来的财政紧张,外汇储备快速下降。
 
2020年3月7日,沙特阿拉伯宣布自4月份开始大幅下调官方石油售价并提高产量。国际油价于次日一度下跌约30%,创下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这就是沙特在疫情期间挑起的石油战。
 
石油战缘于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就原油限产谈判破裂,导致主要产油国同盟瓦解,进而引发全面价格战,导致油价大崩盘,2020年3月9日,沙特阿美公司开盘暴跌10%,交易一度暂停。8日,沙特阿美公司以每股31.9沙特里亚尔(约合8.50美元)的价格首次跌破发行价,同日,纽约股市触发熔断机制,全球股市震荡,亚太股市9日集体大幅跳水。纽约股市9日暴跌触发熔断机制,收盘时纽约股市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7%。
 
新冠疫情和石油战叠加,造成全球原油需求暴跌。2020年4月21日,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遭遇史上最疯狂的抛售,截至凌晨2:30,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一夜暴跌55.9美元,跌幅305.97%。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这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的价值。事后原油价格虽然有所反弹,但往日雄风已然不在。
 
目前,石油战的发起者沙特并未停战,应战者俄罗斯不顾疫情刚刚在红场完成阅兵秀完肌肉,伊朗刚刚向特朗普发出红色通缉令,石油战尚未进入高潮,谁羸谁败尚无定论,历史表明,所有战争最终很难有赢家。切萨皮克的破产,能否诠释为美国应声躺枪,需要进一步验证。
 

04. 我国页岩气面临危机?


 
我国页岩气的特点是储量大,产量小,发展迅速。公开数据显示,我国页岩气储量全球第一,达32万亿立方米,占到全球总储量的20%,领先于美国、阿根廷、加拿大等国,开采潜力十分巨大。
 
2019年,我国石油消费6.5亿吨、净进口量4.6亿吨,原油对外依赖度超过70%,中国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用于油气勘探和生产资本开支依次同比增35%、21%和25%。2019年我国成为全球第三大页岩气生产国,累计完成页岩气钻井近千口,探明储量1万亿立方米,未来随着技术颠覆性的突破,页岩气年产量可能达到1000亿立方米。
 
国家能源局提出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2030年实现页岩气产量800-1000亿立方米,而2019年我国页岩气产量仅百亿立方米,缺口巨大,未来开发提速势在必行。
 
根据相关报道,三桶油2020年油气开采总投资将超4000亿元。
 
页岩气开发过程中,单井成本的下降促使页岩气发展加速,技术创新预期在未来仍有较大空间,单井成本将继续下降,会带动产业继续发展。有文章提出:我国压裂改造技术以及单井开发效果等方面依然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在技术瓶颈突破以前,需要进一步降低钻井与压裂周期。目前我国的单井页岩气开发综合投资从1亿元左右已经降至5500万元左右再降至4200万元每口。然而,我国与美国的页岩气开发技术相比,仍有差距。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数据,在美国仅钻井环节就需要20万至250万升水,水力压裂环节对水的需求量则高达700万至2300万升。根据四川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测算,若川南页岩气充分开发,则需要用水18.6亿立方米,占川南地区用水量的26.0%。
 
现美国页岩气巨头破产,我国页岩气是否面临危机,业内人自然心中有数。建议我国页岩气行业早做预案,避免美国的页岩气危机传导到我国。
 

05. 我国能否转危为机?


 
前苏联解体之时,大量先进技术被输入到各国。历史上的每次经济危机,都会引发先进技术的转移。矿业技术并无明确的专属标签,这些技术往往会向上下游传导。实践表明,众多矿业技术,往往会成为引领军工、民用技术迅速提升的关键技术。如果条件允许,尽早谋划,在获得优质页岩气资源的同时,获取更多的技术,也许会推动新一轮的技术革命。美国页岩气行业一旦进入破产潮,我国页岩气行业是否做好接盘侠,在接盘后提升我国的页岩气开采技术,值得战略投资者思考。
 
一场危机到来,意味着新商机的开始。美国页岩气巨头持有的优质页岩气资源,也许会在危机之后,炙手可热,如何在危机之时捷足先登,也许矿业巨头们正在考量。
 
危机到来,人才过剩将成为必然,我国是否已经做好了吸纳国际页岩气人才的准备?人才作为核心竞争力,可能会成为化危为机的重要杠杆。
 
资本是逐利的,每次危机,总有资本能从中获取超额利润。危机中取利,靠的是能力、技术和资本。火中取金,要练就手疾眼快的本领和辨别真金的能力。如何让资本放大,如何在危机中获取机会,如何真正实现化危为机,需要引起我国页岩气行业的思考。
 
危机已经扑面而来,我们要做好预案,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商机混杂在危机之中,也已经蓬头垢面而来,我们是否具有识别的能力,是否能够抓住机会,值得期待和验证。(文章来自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矿产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 曹旭升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