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油气贸易前景何在?

时间:2020-07-22 10:54 来源: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院报


随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快速稳定发展和基建设施的稳步推进,我国对油气的需求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国内油气储量和产量也出现一定幅度的下跌,进一步造成中国油气对外的依存度不断提升,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2015年后在逐步解决了页岩油开采技术、管道运输限制和港口等问题后,美国已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生产国及净出口国。中美两国在油气贸易方面的合作潜力巨大,推进两国的油气合作对两国都有积极的影响。2018年5月19日,中美间的第二轮贸易谈判取得了一定成果,中美双方将在能源、农产品、医疗、高科技产品、金融等领域加强贸易合作。本次谈判是双方首次明确地表示将加强能源领域的合作,尽管其后波折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将油气贸易视为解决两国贸易不平衡问题的突破口,对解决本次贸易争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1、中美两国油气贸易现状及特点

 

 

1.1中美油气供需情况

 

当前,随着我国的石油需求量不断增加,国内油气产量却有所下滑,这使得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继续上升。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量为4.62亿吨,同比增长10.1%,相当于日均进口924万桶,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为5400万吨,同比增长41%,我国已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2019年,我国油气进口量仍稳步上升。

 

自2015年起,美国页岩油开采空前繁荣,从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到北达科他州的巴肯,再到宾夕法尼亚的马塞勒斯,数千口油井在钻探。据美国EIA网站统计显示,2018年,美国原油日均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096万桶,比2017年增加160多万桶(17%)。2018年12月,美国原油日均产量达到1196万桶,创美国最高单月产量。在2018年,美国已超过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第一大产油国。2018年美国天然气产量超过100亿立方英尺/日,比2017年增长11%。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产量增长,连续第二年创下历史新高,美国已逐渐成为油气净出口国。

 

1.2中美原油及天然气贸易的现状

 

近年来,随着对中国地方炼厂的进口原油使用权以及原油进口权的不断放开,中国的原油进口量不断增长,加之美国划时代的页岩革命,美国油气产量不断创历史新高,并对世界油气供需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中国已成为美国原油出口的重要目的国,2015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约42万桶,2016年约800万桶,2017年迅速增长至8000万桶。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超过了第三和第四大进口国英国和荷兰的总和。2018年全年,中国共从美国进口原油约8400万桶,虽然仅占2018年中国全年原油进口总量(约30亿桶)的很小一部分,但可以看出,中美间原油贸易的比重在不断上升。

 

天然气方面,2017年中国约4%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来自美国,全部是现货进口,因为之前美国和中国之间没有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2018年2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与美国大陆唯一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Cheniere Energy签署了一份天然气购销合同谅解备忘录,价值约为110亿美元。根据备忘录,中国石油将加强与Cheniere Energy在墨西哥湾的液化天然气项目的合作,进一步促进中美在液化天然气采购方面的长期合作。2018年前9个月,美国液化天然气占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的5%。2018年,中国是美国液化天然气第三大出口目的国,平均每日出口3亿立方英尺。随着中国与美国签订的多项合作长约的实施,中美间液化天然气的贸易已表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

 

1.3中美间原油及天然气贸易的特点

 

一是美国在我国油气进口来源国中所占份额不高。原油方面,中国每天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只有30万桶,2018年美国虽然超过了阿联酋、哥伦比亚、刚果、英国,成为我国第十大原油供应国,但仅占比4%,远低于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阿曼和巴西等国。天然气方面,2018年美国虽超过巴布亚新几内亚,成为我国第五大天然气进口来源国,但份额仅为5%,远不及排在第一的澳大利亚(44%)及排在第二的卡塔尔(17%)。

 

二是我国在美国油气出口国中占重要地位。目前,我国已是美国第二大原油出口国(占其原油出口的20%)以及美国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占其出口的15%)。

 

 

2、中美贸易摩擦涉及油气贸易方面的原因分析

 

 

 2.1中美贸易摩擦涉及油气贸易的直接原因

 

目前,随着中美两国的贸易规模不断扩大,贸易不平衡状况也越来越突出,贸易逆差成为美国政府对我国频繁施压并引发贸易摩擦的直接原因。而油气贸易作为大宗商品贸易,有着贸易量、贸易额都非常大的特点,并且以目前两国的油气供需情况看,中国对进口原油的依存度不断增加,美国的页岩革命也使其油气产量有了飞跃式的发展。未来油气贸易恰恰可作为化解两国贸易不平衡的一个很好的选项。因此在两国的经贸谈判中,也将油气领域放在了关键的位置。

 

2.2中美贸易摩擦涉及油气贸易的间接原因

 

一是公共选择理论的现实应用。

 

美国特朗普政府实施发展传统能源行业的政策,是重振美国经济并且争夺当期选举选民的举措。在当年美国总统选举之际,特朗普竞选和执政的首要议题即促进就业的增长。特朗普相信大力实施发展传统能源行业的举措能在未来使美国创造良好的GDP数据,并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根据公共选择理论,公共选择是民主决策决定公共产品需求、供给和产出的政治过程。特朗普的发展传统能源行业的政策,正迎合了选民的需要。因此,美国与中国贸易谈判中涉及油气贸易,也从侧面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能源政策,反映了公共选择理论在现实中的应用。

 

二是霸权稳定理论的现实应用。

 

从中美贸易摩擦在油气贸易中的涉及以及美国目前在能源领域的战略,我们都不难发现霸权稳定理论的影子。特朗普执政期间,将对外加大油气出口作为振兴美国经济的一大措施,大力推行“美国优先”“能源独立”的战略,加快向油气出口大国的转变,加强美国在国际油气领域中的主导位置。而中国目前作为世界最大的油气进口国,美国自然想要抓住这块需求,并想通过加大向中国的油气出口,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国际油气领导权。根据霸权稳定理论,当超级大国的统治地位面临挑战时,其他相对竞争力较弱的国家的进入就会对其产生压力,随后大国便被迫以贸易保护的相关政策来取代自由贸易的政策,以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

 

 

3、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油气贸易的影响

 

 

 3.1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原油贸易的影响

 

一是短期内对我国原油贸易影响不大。

 

2018年上半年,美国对我国原油出口达到了37.6万桶/日(我国是当期美国原油出口最大的目的国),但2018年下半年出口量则仅为8.3万桶/日。

 

虽然贸易摩擦的确影响了中美两国间的原油贸易数据,但从短期来看,对我国原油贸易的影响不大。主要原因是我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份额仅占总进口原油数量的4%。美国目前向中国出口原油总量较小,原因可概括以下几个。

 

一方面运输距离较远,运费单价较高。目前,由于水深不足和缺乏想要的配套设施,所以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港口基本上无法完全装载超大型油轮(VLCC)。得克萨斯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港和休斯顿港虽然是重要的石油港口,但它们现在最多只能装载苏伊士型油轮(载重不超过100万桶)。在墨西哥湾沿岸,目前只有路易斯安那州的海上石油港口能够装载VLCC。港口容量低意味着小船需要过驳到大船上,或者由小船直接出口,这两种方式都远不如用VLCC直接出口的成本低。

 

另一方面,目前中国的地方炼厂(以山东地炼为例)大多装置以加工中质及重质原油为主,短时间内无法接收美国的轻质原油。以上原因均可说明,若想真正突破中美两国原油贸易的瓶颈,需要美国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同时还需要中国地方炼厂炼油装置的升级换代,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短期内还不能完全实现。

 

由此可见,短期内美国基础设施的限制以及国内炼厂炼油装置的不匹配,使得短期内中美间的油气贸易量不会有太大的上升空间,我国仍可从中东、非洲等地获得原油替代来自美国的缺口。所以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油气贸易的影响不大。

 

二是长期来看会产生多方面影响。

 

首先是贸易摩擦持续所带来的正面影响。目前,美国原油供给和中国原油进口双双增加,加之中美贸易摩擦产生的原因之一在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过大。在此情况下,很有可能迎来两国石油贸易的大发展,原油这样的大宗商品恰恰可以成为解决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问题的落脚点。长期来看,未来美国定会不断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来满足自身的油气出口量,而中国也不断有新建的炼厂投入使用,炼油能力不断提高。如果中美两国的谈判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那么可以说,中美贸易摩擦对两国的原油贸易,会有一定程度的正面影响。

 

其次是贸易摩擦持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虽然中美贸易摩擦的征税重点并不在油气领域,但从长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仍会对中国的油气贸易产生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将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国对原油的需求。中美贸易摩擦如果在短期内无法得到有效的解决,会持续影响我国的经济发展,间接地影响到对原油的需求,使两国的原油贸易停滞不前。

 

同时美国谋求全球能源统治的地位,会影响到我国的能源安全。目前,美国继续加强对中东等世界主要产油国的控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伊朗问题被放大,美国已阻止其他国家与伊朗的原油贸易往来,迫使中国加大从中东以外的地区进口原油。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应提高警惕,保证本国的能源安全。

 

3.2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天然气贸易的影响

 

一是短期内对我国天然气贸易影响有限。

 

虽然对液化天然气持续征税,但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主要依赖于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等国,美国在我国液化天然气进口的份额中仅占5%。在全球天然气供大于求的市场环境下,寻找替代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货源的难度不大。随着2019年年底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开始运营,其供应量将逐步达到380亿立方米/年,这将是中国天然气市场供给货源较为稳定的保障。由此可见,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短期内不会影响到中国的天然气供给。

 

二是长期来看将阻碍中美两国液化天然气贸易合作的发展。

 

首先,中美贸易摩擦将使得中国天然气进口渠道无法进一步拓宽,话语权将降低。对中国天然气市场来说,美国液化天然气如果能够向中国市场稳定供应,有助于推动液化天然气和原油一样成为全球化商品,同时可以平缓亚洲地区液化天然气溢价水平,促进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稳定。此次加征关税,将使得中国天然气进口渠道无法进一步拓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国在国际天然气市场中的议价能力。

 

其次,中美贸易摩擦将阻碍中美间天然气投资和技术的深度合作。目前,美国天然气产量正处于历史高位,但美国存在天然气基础设施严重短缺的问题,这为中国企业提供了良好的对美国进行能源基建投资的机会,然而长期的中美贸易摩擦将阻碍投资的深化。另外,中国也是页岩资源丰富的国家之一,但受制于开采技术的不成熟。美国则是页岩气资源大规模开采的先驱者,中国与美国的天然气合作,能使中国不断学习美国先进的页岩气开采技术,加快中国页岩气的开发进程。然而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持续,将会影响中国对美国页岩气开采技术的深度学习。

 

 

4、贸易摩擦下我国油气贸易对策分析

 

 

4.1国家层面

 

一是将油气合作作为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一个选项。若想解决中美贸易逆差的问题,加大双方间的原油和天然气贸易是最为可行,也最有潜力的一种措施。美国已由原油、天然气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并且在未来,美国的产量及出口量还将不断快速增长。与此同时,中国油气的对外依存度持续增加,中美两国在油气贸易方面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所以大宗能源商品的大额净出口是美国缩小对华贸易逆差的最好选择,同时也是化解中美贸易摩擦的一个选项。

 

二是推进油气进口多元化,提高国家能源安全。油气进口多元化是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一个重要前提。随着未来中美贸易摩擦的缓和,加强与美国在油气贸易开发等方面的合作,一方面有利于拓展我国油气进口来源渠道的多元化、分散化,更好地平缓油气市场的溢价;另一方面可以缓解地缘政治等不确定因素对我国油气供应的诸多限制,最大程度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4.2企业层面

 

一是加强自身竞争力,积极应对外来挑战。

 

针对原油市场日趋变化的市场竞争环境,要进一步提高国内油气贸易公司自身在现阶段以及未来的市场竞争力,并在异常激烈的油气市场中占领一席之地,持续保持竞争优势。客观上应善于将实货与纸货结合,密切关注油价的波动情况,抓住市场机会创造利润,并在油气贸易中尽早采取创新的运作模式,其中,不仅需要继续拓展贸易手段,而且需要进一步提高企业员工的专业能力,加强创新能力,使自己逐渐成为一个拥有高素质人才团队、先进的运营模式的大型贸易企业。

 

二是不断增强企业自身的国际化水平。

 

应进一步加大国内油气贸易公司“走出去”的步伐,长期坚持“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战略思想,积极地拓展国际油气市场,拓宽油气进口渠道,尤其是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油气贸易合作。同时应加大实施海外公司本地化运营的管理力度,并积极拓展海外业务范围,提高企业的国际化水平,逐渐实现全球化布局,最终掌握油气市场竞争的主动权,使自己成为一个拥有品牌影响力的国际化油气贸易企业。

 
文/步晓兵 中国石化青岛炼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院院报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