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之钧:打造低成本技术优势加快页岩油气勘探

时间:2021-07-01 10:18 来源:中石化 作者:songxinyuan

“如果能实现页岩油气大规模商业可采,将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意义重大。中国石化在这一时期提出打造技术先导型公司,我认为恰逢其时。”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页岩油气富集机理与有效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金之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国常规油气资源不足,但页岩油气资源在全球排名前三。资源情况和美国有较大差距,多是陆相页岩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更加困难,亟须形成自己的勘探开发理论支持。

“十三五”期间,中国石化在国内率先实现深层和常压页岩气勘探重大突破,页岩气勘探呈现从海相到陆相、从志留系到侏罗系、从四川盆地内到盆地外的良好发展态势,探明了国内最大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发现探明了国内首个深层页岩气田威荣页岩气田,目前累计页岩气探明储量9408亿立方米。页岩油勘探也不断取得新进展,胜利油田、华东油气分公司页岩油勘探取得重大突破。

打造技术先导型公司,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升级中抢占先机

当前,国内外局势复杂,全球能源结构面临转型升级,中国石化要想抢占先机,技术创新是关键。

国际上,2018年中美贸易争端频出,首先面临的就是科技脱钩给大型国有企业带来的重大挑战。2020年,全球暴发新冠肺炎疫情,深刻影响着现有的社会秩序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汽油等产品的销量大幅下滑,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巨大挑战。

“疫情的发生让大家进一步认识到拥有先进技术的重要性。”金之钧说,“疫情期间,中国石化抓住时机快速建立起熔喷布生产线,在疫情防控中担当作为,得益于长期以来的技术积累。”

我国提出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要实现目标,减排是重点,即从化石能源向非化石能源转型。甚至有人预测,到2060年整个化石能源的占比将从现在的84%降到20%。“这对能源企业将是颠覆性变化。”金之钧说道。

中国石化肩负着油气保供的重大责任。既面临外部大环境的竞争压力,也有内部自身能力短板尚需补齐。企业大而不强的问题始终存在,工作效率、人均产值、人均利润有待进一步提高。近年来,随着各类改革的不断推进,国内市场不断开放也给企业运行带来极大压力。

金之钧表示,只有实现技术先导,才能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型中抢占先机。2007年美国实现了海相页岩油气革命,使全球油气供给格局发生了改变,期待陆相页岩油气革命能在中国实现。

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要走低成本之路

油气的发现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沙漠腹地走向南北极,从浅层走向深层,技术含金量要求越高,成本代价越大。页岩油气资源的重要特点之一是低密度,这使其勘探开发成本更高。

金之钧表示,目前,我国的页岩油气资源量比较乐观,远景资源量大,但关键在于能不能实现经济可采。页岩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要走低成本之路。要使其能够动用变成有效资源,就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要实现效益开采,就要在理论、技术和体制机制方面进行创新。

此外,太阳能、风能等非化石能源技术的快速发展,也使得页岩油气勘探必须形成低成本技术。太阳能近10年来技术成本降低了80%,远远低于天然气发电,具有与煤炭发电的竞争优势。金之钧表示,油气勘探开发必须走低成本的科技道路,才会有能源竞争力。因此,实现资源的有效动用和可持续发展,技术的发展依然是关键。

目前在基础地质理论方面,需重点形成复杂构造区海相页岩气富集高产理论、陆相页岩气富集高产理论、页岩气田高效开发理论及新一代智能气田开发理论与技术等。在技术研发方面,需集中力量攻关深层水平井分段压裂技术、低压常压页岩气低成本水平井分段压裂技术、无水或少水压裂新技术及页岩气开采环境评价与保护技术等。

页岩油勘探开发向深层高成熟度油藏进军。目前,陆相页岩油地质评价及开采关键技术攻关全面启动,并取得了可喜进展。“但我国页岩油资源量在盆地深处的只有三分之一,三分之二是在浅层的黏稠度高的低熟原油,实现效益开采需要形成低熟油的原位改质及开采技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金之钧说。

创新科研管理模式,提高研发效率

金之钧说,要在页岩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实现技术先导,必须着力打造中国石化创新体系,制定服务于中国石化未来整体发展的创新战略。这其中更先进的人力资源管理和科研管理模式是两大关键因素。发挥两大因素潜力,提高科研效率,IPD(集成产品研发)是一种有效手段。

IPD是指一套企业产品开发的思想、模式和工具,是对业界最佳的产品开发模式的提炼和集成。核心思想是以客户为导向,通过市场驱动开发产品。目前,世界500强中80%的企业都采用IPD模式进行产品开发。

金之钧表示,经过探索,IPD模式在国企研究院所是完全可以借鉴的,可以在提升科研效率的同时,保证科研项目的连续性,是科研管理提升的必经之路。

推行IPD模式,要根据国企的特点,由简入繁,把握住最急需、最能速赢的地方进行重点改进,不追求一步到位,先搭建起系统性架构,再逐步完善,要“先僵化、再固化、再优化”。国企推行IPD模式可以按照“准备—测试—主攻—试点—应用”的工作思路逐步推进。

金之钧强调,一定要对IPD模式建设的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最终会在项目管控、能力建设、知识共享和人才培养方面带来显著变化。

金之钧,中国科学院院士、俄罗斯自然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石化科技委资深委员、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院长、页岩油气富集机理与有效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页岩油研发中心主任。长期从事石油地质理论与油气战略选区评价的研究与勘探实践,创建地质广义帕莱托油气资源评价方法和海外油气项目快速评价方法与软件平台,十余年来持续聚焦页岩油气富集机理与甜点预测研究。累计出版专著15部,发表论文400余篇,申请发明专利34项。曾获国家发明二等奖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中央组织部等六部委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等。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