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昌:世界天然气供需格局会发生改变吗?

时间:2022-05-20 11:40 来源:石油商报 作者:songxinyuan 点击:

自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开始以来,已经出人意料地持续了近3个月。这场冲突对世界供需格局造成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值得认真研究。李永昌认为,俄乌冲突对于欧洲与俄罗斯的天然气供需格局都是严重的负面影响,对美国是重大利好,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的天然气供需影响都不大。
 
自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开始以来,已经出人意料地持续了近3个月。这场冲突对世界天然气供需格局造成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值得认真研究。
 
1.欧洲天然气供需格局开始发生重大变化
 
众所周知,欧洲是世界上天然气消费量颇多的地区,仅次于美国和亚洲,其2021年的消费量为5614亿立方米。目前,欧洲约36%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其中欧盟约43%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2021年,欧洲和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分别为1780亿立方米和1550亿立方米。最近五六年来,欧洲不少国家对的依赖程度居高不下,例如,2020年,德国、意大利、立陶宛、波兰等国家的依赖程度分别为55%、46%、41%、40%;芬兰、拉脱维亚、奥地利、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克罗地亚、捷克和希腊等国的依赖程度更是分别高达94%、93%、80%、77%、70%、68%、66%和51%。
 
在多年来形成的这样的天然气供需基本格局下,欧洲天然气供应一直都比较紧张。为了缓解该状况,前几年,德国等4个国家还与俄罗斯合作,建设了举世瞩目的北溪二号输气管道。后因地缘政治原因,拖延了通气时间。一旦因俄乌冲突及欧盟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不仅会造成该管道通气遥遥无期,还将导致俄罗斯天然气的减供,势必就将造成欧洲众多国家发生“气荒”和气价猛涨的情况。其中,影响最严重的是德国。2021年,德国天然气的消费量约为1000亿立方米,同年自产气仅为52亿立方米。进口俄罗斯天然气量占德国同年天然气进口总量的55%(今年第一季度,该比例下降到40%)。本来期望通过北溪二号(设计输气量为550亿立方米)增加几百亿立方米天然气供应,现在反而担心天然气减供后,出现天然气紧缺现象。因此,德国民众已开始抢购、囤积木材。
 
欧洲天然气供需格局发生重大变化至少表现在以下4个方面:天然气的最大进口来源国将由俄罗斯更换为美国;进口天然气的主要方式将由管道气更换为LNG;2022年天然气的进口量与消费量同比都将显著下降(欧盟试图到年底将俄气进口量减少2/3),至少需要3年以上时间才能逐步恢复;欧洲LNG接收与天然气储存设施及其相互之间的联通水平将会显著提升。
 
2.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锐减,外贸收入和国民经济将受重创
 
截至2021年年底,俄罗斯的天然气储量高达37.4万亿立方米,位居世界首位。同年,其产量为7623亿立方米,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天然气出口量为2520亿立方米,名列世界首位,其中管道气出口量占84%。俄罗斯管道气出口到欧洲的占比已超过70%。2020年俄罗斯LNG出口总量为404亿立方米,其中,亚洲与欧洲占比分别为55.7和42.6%。如果因俄乌冲突真的发生俄气减供甚至断供事件,逾1000亿立方米的管道气的处置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此外,经济损失也相当大。有统计数据表明,仅2021年德国和意大利就分别购买了俄气500亿立方米和300亿立方米,俄罗斯收入约300亿美元和200亿美元。换言之,如果减少1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出口量,会直接损失600亿美元。
 
当然,被迫减少天然气产量可以缓冲部分过剩问题,最近俄罗斯经济部预计,2022年俄罗斯天然气产量将下降至7020亿-7209亿立方米,即同比将减少414亿-603亿立方米。
 
其次,可以增加LNG的产量及其出口量。俄经济部预计,2022年,其LNG出口量同比将从上年的2910万吨,增加到3070万吨,即增加量为160万吨(22.4亿立方米),实在是杯水车薪。
 
有人提出,既然西面受阻,俄气可以战略东移呀。是的,亚洲不少国家,如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都是天然气消费大国,可是,除了中俄东线管道外,目前还没有其他输气管道。由此可见,短期内所谓战略东移不太容易。
 
又有人提出,那就尽量增加中俄管道气的输送量吧。近日,有条消息确实很吸引眼球:今年1-4月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即中俄东线)向中国出口的天然气同期同比增长近60%”。增长比例的确可观,但是,增加的绝对值却不大。因为2021年全年我国俄气进口量仅为100亿立方米左右。前4个月不会超过30亿立方米(下半年进口量更多),换言之,60%的增加量应该不到20亿立方米。何况,按照该管道在国内的建设进度,输气量自然会逐月增长的,2022年有望超过200亿立方米,直到2025年达到38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
 
3.美国将是最大利益获得者
 
产量位居世界第一,2021年产量高达9671亿立方米,较第二位的俄罗斯产量高出2000多亿立方米。2021年美国天然气出口量为1088.78亿立方米,其中,出口到欧洲的LNG已超过220亿立方米。俄乌冲突后,美国将取代俄罗斯成为欧洲天然气的最大供应国已是毫无悬念之事。美国还积极出台了对欧洲的“天然气马歇尔计划”,力图大幅扩大对欧洲出口LNG,承诺2022年至少额外向欧洲供应150亿立方米的LNG,2030年前,对欧洲的年供应量将达到500亿立方米。这样一来,无疑会为其巨量的扩大了销售途径,并促进美国从2022年起超过澳大利亚和卡塔尔,稳居LNG出口世界第一大国。
 
4.俄乌冲突对我国天然气供需格局影响不大
 
我国除了始终注重天然气供需平衡外,同时也注重天然气的进口量的调控。天然气的进口国的选择更是早已实行多元化。例如,管道气来源国就有中亚三国(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中俄东线)及缅甸(中缅线)。而LNG的进口国更是多达20多个。2021年,我国从25个国家进口LNG。最大的六家供应国家是澳大利亚、美国、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占我国LNG进口总量的85%。值得一提的是,从2021年9月30日到年底,我国多家企业与美国签定了7项LNG长期购销协议,进口量合计约为1680亿立方米,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俄罗斯的管道气与LNG的对华出口量也会逐年增加,但这与俄乌冲突关系不大,俄罗斯LNG价格优势是直接因素。
 
5.对部分天然气出口国与进口国可能带来一些影响
 
据报道,欧盟委员会近来一直与卡塔尔、阿塞拜疆、尼日利亚和埃及等天然气出口国接触,试图让其增加对欧盟国家天然气的供应。但由于这些国家大部分LNG出口已与长期购销合同挂钩,可提供的供应裕量不大。而日本和韩国作为LNG的进口大国,其LNG储备较大,且其通过长协购买的价格较低,因此有可能向价格高企的欧洲转销一部分LNG。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俄乌冲突对于欧洲与俄罗斯的天然气供需格局都是严重的负面影响,对美国是重大利好,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的天然气供需影响都不大。

战略合作
战略合作 全球石油化工网 世伟洛克 北京石油展 API 斯伦贝谢